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19日 17°C-22°C
澳元 : 人民币=5.2
布里斯班


沈律师开讲丨故事说法:公款装修

2017-05-19 来源: 沈寒冰 作者:Zero 评论0条

赵伯和他的儿子及儿媳居住在特拉玛拉区,赵伯拥有特拉玛拉区的房屋的产权。该房是幢维多利亚式的两层红砖小楼,因年代久远需要维修。由于赵伯和他的儿子均无稳定的经济来源,所以赵伯将房屋的产权转给了赵伯的儿子亚当,以便亚当向银行借贷一笔经费对房屋进行大装修。

1.jpg,0

赵亚当得到贷款后请了专业修理工程师和专业修理公司来勘察和制订修理方案,在勘察过程中发现房屋路边的酸橙树的树根导致了房屋地基的松动和损坏。

2.jpg,0

赵亚当咨询了律师的意见后,立刻向特拉玛拉区委员会提出诉求索赔。

特拉玛拉区委员会经过勘察承认酸橙树是对亚当的房屋地基造成的损害,并且损害仍然在继续进行着,但问题的关键是赵亚当是该房屋的产权人时间不久,对赵亚当进行补偿的数字是微乎其微的。

特拉玛拉区委员 会所承诺赔偿的数字仅七百二十多元,这对想借机敲笔大款重新装修房产的亚当来说,无疑是兜头一桶冷水,经过和胡图大律师“密谋”后,向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胡图大律师递交了地方法院一大叠足有一英寸厚的“地基及房屋结构损坏报告”,将法官的脑子搞得稀里糊涂,然后郑重指出:“由于特拉玛拉区地区委员会的疏于职守,酸橙树对我当事人的物业自七八年起经行了长达十三年的侵害,其侵害是隐蔽的,并促使牧业的价值连续下降,其侵害仍在继续著,其价值仍然在下降。”

3.jpg,0

法庭最终判决如下:酸橙树对于原告的侵害是持续的,造成侵害的原因和导致侵害行为产生的责任,特拉玛拉区委员会是理所当然要承担的。由于侵害是连贯的,是对同一指定的牧业所进行的连续性的侵犯,故不论其牧业的拥有者是否改变,其物业的最终拥有者,在前拥有者没有获得任何赔偿的前提下,仍然有权利提出对损害赔偿请求。拉玛拉区委员会将此酸橙树的继续侵害行为,原告要求的补偿额一万七千三百零七元六十五分予以同意。

赵亚当用“公”款将房屋装修一新。

作者简介:

沈寒冰.jpg,0

沈寒冰,教授、太平绅士、律师、澳大利亚新西兰国际公证师学院院士。

AHL法律律师行律师,中资投澳、澳洲上市专业律师。

其2009年代理的维多利亚楼花案被澳大利亚最大最古老的《悉尼晨锋报》评价为“改变澳大利亚房产运作”的案例,该判例被收录进《澳大利亚联邦法学报告》并且入选各类法学教科书。近年专业从事并参与大型投资项目的规划和法律工作。

国民党元老,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之一的陈立夫先生亲自为沈律师书斋两次题写“听雪楼”。

沈寒冰2.jpg,0

关键词: 沈寒冰公款装修
投稿声明:本文为读者来稿,仅代表原作者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转载时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