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6日 9°C-28°C
澳元 : 人民币=5.01
布里斯班

五年以来首次,海外买家缺席天价房产交易榜,中国人也不给力

2017-11-09 来源: 每日地产ozreal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尽管2017年高于2000万澳元的顶端房产市场取得了优异的销售成绩,但今年截至目前为止,是五年来天价房榜上第一次没有出现外国买家的身影。

天价房榜上最后卖给外国人的房子是豪车进口商Neville Crichton位于Point Piper的滨水宅邸,一年前以6066万澳元的价格卖给了获得外国审查委员会(FIRB)许可的Andy Wenlei Song。

2015年,则是位于Rose Bay的房子,以2700万澳元的价格卖给了英国律师Georgina Black 及其丈夫——Telereal Trillium的负责人Graham Edwards。

海外买家最后的大数额交易

资深专业中介说,顶端市场缺少外国买家,主要是因为新州政府最近通过税收对外国买家采取了制约措施。七月份,州政府为了采取措施提高可负担性,帮助首次置业者,将针对外国买家的原4%的印花税附加费增加了一倍。

这项附加费政策生效的前一天,上北岸创下了新的售价记录,一名得到FIRB批准的中国女子以120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位于Warrawee的物业Springfields。尽管这栋房子明显达不到“天价豪宅” 的标准,但这是海外买家进行的最后一笔有报道的大数额交易。

这些变革所影响的不仅仅是资深中介所能获取的丰厚佣金,或者天价豪宅业主所能获得的意外之财;根据澳洲与中国研究公司Basis Point的总经理David Chin的说法,悉尼逐渐兴起,跻身全球天价豪宅市场之列,这有可能会造成附带的伤害。

“他们是不是把市场那端的东西炒过了火候了?我想是的。” Chin说, “即使超级富豪也是有其极限的,而且悉尼并不是地球上唯一的一个魅力之都。”

经济预测机构BIS Shrapnel的总经理Robert Mellor说,尽管他明白政府为什么要征收额外的附加费,但他们的行动很可能已经“太迟了,因为市场早已到达了顶峰”。

“人们可能认为外国买家不管怎样都是会来的,但如果市场状况不再良好,收益也不高,那外国投资者是不会选择进入这个市场的。”

资深中介说,在最近这次黄金周期间,高端市场上缺失了外国买家采取行动的身影,要知道,近些年来,每到黄金周,外国买家的活动可都会出现一个小高峰啊。

交易数据大概能说明原因何在。比如四月份Point Piper区以7100万澳元卖给Atlassian创始人Scott Farquhar的房产Elaine:如果此房产是卖给外国买家的话,那这笔交易光是为了向FIRB申请购买资格就要多出70万澳元的费用,此外外国买家还要多支出1044万澳元的置业税以及物业税,并且此后每年都要支付190万澳元的土地税。

“这就意味着,除了每年都要缴纳的印花税之外,这笔交易还多出了近16%的费用。” Chin 说, “这对外国买家而言,是一笔巨大的价差,并且难以在未来得到补偿,因为外国买家未来还面临着打压。”

Chin补充说,外国买家之所以直到目前为止都能忍受较为合理的4%的印花税附加费,只是因为他们在其他国际市场上也面临着类似的费用,比如香港、新加坡和加拿大。

2013年,新加坡将在购房价之外针对外国买家征收的费用从10%增加到了15%。去年,香港将外国买家的印花税增加了一倍,从15%增加到了30%;而加拿大的外国买家若是在多伦多及其周边社区购房则得支付额外的15%的税。

至于在新总理Jacinda Ardern为了兑现自己解决住房可负担性的竞选承诺,而在上周宣布禁止外国人购买二手房之后,新西兰对外国买家的欢迎态度还能维持多久就有待观察了。

Ray White Double Bay的中介Craig Pontey正在密切关注新州政策变革会对外国买家市场造成何种影响,因为他刚刚往市场投放了新加坡大亨Chio Kiat Ow位于Vaucluse的滨水房产Phoenix Acres,期望售价为7000万澳元。

“目前此房产已经收到了许多来自海外的咨询,主要是来自中国的,尤其是上海和北京,此外也有几个纽约买家进行了咨询。” Pontey说。 “有许多海外人士对澳洲的购房选择进行考察,这是预料之中的事。他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要在这里做成一笔交易,但令人安心的是,他们至少还是来考察了。新税收政策是不是矫枉过正了,伤害到了那部分市场呢?时间会告诉我们的。”

澳洲本地富豪垄断今年销售榜

与此同时,今年的天价销售榜就成了澳洲本地超级富豪的主场,其中拔得头筹的是Scott Farquhar,他以7100万澳元的价格在Point Piper置下房产。

同在天价销售榜的还有BRW青年富豪榜上榜者Patrick Grove,他以2800万澳元的价格在Darling Point买下一栋推倒重建的房子;此外,豪车进口商Neville Crichton还以高于3600万澳元的价格将其位于Point Piper的滨水宅邸卖给了房产投资商Andrew Potter。

房产开发商Arash Tavakoli以300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Rose Bay一栋推倒重建的滨水宅邸,而出身传媒世家的Alexander Ma则在Vaucluse 花费2650万澳元买了房。

北边,Primo Smallgoods的继承人Kristie Ward以超出200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Robert 和Kelly Salteri在Northbridge的房子,而房产开发商Bryan Rose则以2245万澳元的价格买入了位于Mosman的滨水房产。

2014年中国富豪许家印用3900万澳元购得Point Piper的顶级豪宅del Mare别墅,但一年后却被迫出售,因为他的购买违反了规则;2013年,售价最高的是Point Piper的宅邸Altona,以5200万澳元的价格卖给了中国商人Wang Zhijun,为了避开针对外国投资的法律,他是在一名墨尔本老妪的遮掩下进行投资的。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威酷 GANO 2017-11-10 回复
没有的借钱,海外买家当然不买了,大家都知道,就那些借了特多的人爱炫耀。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