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18日 17°C-30°C
澳元 : 人民币=5.13
布里斯班


$13万澳币工程款追讨无门,悉尼华人建筑商濒临破产!求助信好比遗言:“是他们逼死了我!”(图)

8天前 来源: 今日澳洲 评论95条

【今日澳洲1月10日电】(记者 杰夫)“真的快走投无路了。”悉尼华人建筑公司老板Max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心力交瘁,“13万澳币工程款拖了3个月,一分都没见着。”

甜蜜的开始,“每小时$43,按月结付”

Max来悉尼已经10年了,现在经营着一家名为“顺风”的建筑公司。2017年10月,他接到了来自Conceptual Interiors公司的劳务委托。据他说,双方很快以每小时$43的薪资标准达成工人输送协议,付款周期为按月支付。

WechatIMG28.png,0

WechatIMG27.png,0

“他说这个月开invoice,下个月结算。也就是10月的钱,要等到11月底付。”

WechatIMG26.png,0

“说实话,跟对方虽然并不太熟,但他们在工作安排和交流上,还是很专业和热情的。”

WechatIMG21.jpeg,0

收款受阻,“每次答应支付,每次都有新借口”

辛苦做完几个工程,Max终于等到了11月底,这个早先商议好的收款时间,Max按例向对方公司发送了Invoice。

然而短信那头之前善于交流的“Boss”Grant,却开始变得含糊其辞,时不时简短敷衍,这让Max大为恼火。

他告诉记者,“过去那2个月里,3个工地的工人工资全是我们自己垫付的,真的没钱了,山穷水尽。”

WechatIMG20.png,0

“每次都答应支付,但每次找他都有新借口,不是上头没付款,就是支票还需等银行入账……反反复复找了他好多次。”

对于Max的讨薪行为,相比之前合作时的热情,Grant的态度也开始发生转变。Max告诉记者,Grant欠付款总额超过$13万澳元,对方一开始拖延付款,“他后来甚至企图减少付款金额”。

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目前已进入破产托管程序。

WechatIMG17.png,0

从Max提供的双方聊天截图中可以看到,在欠款20多天后,Grant突然提出工人费率应是每小时$35澳元,而不是Max一直索要的$43。

Max表示,这种不按规矩的砍价手法,在悉尼建筑界实属罕见。“我当时就果断拒绝了,都是工人辛苦钱,哪能违约说砍就砍。”

山穷水尽,“对方竟反过来征缴我们$8万!”

讨薪受阻,没了收入的Max说,一家人的生活也就此没了头绪。

“现在我们真的是没钱了,天天要帐都找不到人。”

然而祸不单行,令Max没想到的是,他的厄运还未结束,对方公司竟然要求他额外支付另一笔费用

“他公司12月15号发来一封Notice of Backcharge,要我们支付80000多澳币!”

对于对方的这笔收费,Max感到无比荒唐。

“对方会计突然发来一张invoice,要向我们收$80000,欠我们的$130,000只字未提,也一分未给。”

工人出工表.jpeg,0

部分工人出工时间表(图片来源:Max)

越想越气不过的Max亲自找到了Grant,Grant否认知情,称Invoice可能由会计直接发送。

“他是负责人居然说不知道,问会计说是其他项目经理发来的扣款Invoice,转到了我们头上。”

说到这,Max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我们的工钱一分不给,居然还厚着脸皮向我们要钱!”

求助无门濒临破产,Max维权重重受阻

眼看私下协商无果,准备寻求法律途径的Max开始咨询律师,然而不菲的律师费,让已面临破产边缘的Max碰了壁。

“还没聊上几句,律师就说,‘你还不是我客人,我还没有受理你的案件,不会帮忙看这些邮件’,要交1500澳币后才能帮我们。”

“而且$1500还只是给欠款公司出律师信的钱,我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哪里付得起律师费?

misclassifiedworkers-e1468495068373.jpg,0

Max告诉记者,由于资金周转停滞,车贷房租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而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尚在国内的孩子

“我连孩子生病或生日都不敢回国看她,不想让她感受到我们巨大的压力,但她还一直在等我们,想起这些我真的好难受。”

澳洲应该是付出劳动就会有收获的地方,难道这世界只会帮富人?”

Max坦言,他思考了很久才决定找媒体曝光。“我感觉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工会负责人:“得看Max是否是正规公司”

记者随后尝试联系Conceptual Interiors公司,但手机多次打通后均未接听,短信显示“已送达”,但无回复,邮件也如石沉大海。

新州建筑、林业、矿产、能源工会华人事务负责人周玉磊告诉今日悉尼,近年来华人建筑装修业的欠薪情况呈上升趋势,原因有二:

“这几年恰逢建筑业高速发展期,需求量增大,工人数量增多,欠薪情况也日渐频发。”

“其次也有政府问题,08-13年工党执政期间,工人权益能得到有效保障,如今自由党上台后,获益的大多都是老板。”

590a1f7725331.preview.jpg,0

谈到Max的具体情况,他表示,工会可以为其提供帮助,但前提是Max的建筑公司必须为在澳注册的正规劳务公司,具备相关执照。

“如果是正规公司,工会可以去工地与对方进行沟通,索要工人出工表等证明。”

由于Max称之前并未签署任何书面协议,双方针对工人时薪费率的争论,周表示“不好说”。

“双方只有口头协议,具体是按$35还是$43真不好说,因为双方商议的时候没有工会的人在场,无法证明。”

周玉磊在听完Max的遭遇后,感叹这起纠纷“实属罕见”,需要上报工会理事会进行商议。

除了求助工会外,周先生也建议Max还可前往其他机构寻求解决。

“比如他可以去找Fair Work Ombudsman和Fair Trading。”

采访后记

在发给今日悉尼的求助邮件里,Max写到:

“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如果我出了意外,麻烦告诉我女儿,我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

“还有,转告给一个无良老板和一个自称国人的会计,是他们逼死了我...”

迟至今日,Max还在为讨薪奔走求助。

网友若能提供任何建议,可在文后留言,或联络今日悉尼。

涉事另一方的Conceptual Interiors公司,若留意到本文报道且愿意就此置评,请随时与我们联络。

关键词: 欠薪华人建筑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95)
刘小笋 8天前 回复
Grant这家公司在建筑业臭名昭著!恶心
boddy
他多大岁数,是不是叫乐乐?
土澳居民
这个Max chen 没钱就想做老板,驾宝马,欠工资不还,想要找快钱,就打到工人的身上,他妈的。真是他妈妈教育出了问题阿....,还敢叫媒体报道,难道他忘了自己欠工人多少钱吗,恼残了,还说要自杀,他妈的B,十几万,可能他还报多了,就说要死了,没钱吃饭,还驾什么宝马,如果是这样,被他欠工资的工人不是要死很多个了,他真的是恼残的傻B,哪天回国叫他去整容吧,还有脸回国吗?欠人钱不还,
土澳居民
这里是shunfeng construction pty ltd ABN51616055657 可以去有关部门讨个公道,老板的名字Max Chen
VIP粉丝 7天前 回复
这个Max真的是有点不厚道,跟他干的工人一毛钱都没给,还说什么已经垫付工人工资了,今日悉尼发布新闻前不去正调查核实么?太不专业了吧?Max太太穿金戴银大热天儿的一身行头都有三万澳币了,现在来哭穷弄自杀?脑残才该相信了,告诉你的女儿爸妈是骗子,贼喊捉贼
ping 7天前 回复
他妈的还在那里装可怜,欠了好多人工资不给,有谁知道Max住哪里吗?现在很多人在找他。
thunderton
找到他,到时在他车上和房子上拿防水红油漆,写上大字欠钱不还。
韩队长 8天前 回复
商业纠纷就是这么糟心,如果Max真的先垫付了工人工资的话,还是很值得赞的,良心包工头
VIP粉丝
楼上怎么说的辣么准确呢,没见过世面的人才是想尽一切方法欺负平民老板姓的钱,真正有技术的就去搞大的诈骗了,这种事情能上新闻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至少你给工人哪怕五百块钱也是说明你至少是个人,拿着上家因为你共成不合格不给钱的借口再去欺负他下面的工人么?今日悉尼的 ethical standards 真够低的,好失望这样一个平台能为这种人申诉而不顾下面评论人的感受
土澳居民
Max 这个人是个大老千,吃他的亏的人少说有几十个人,他欠多少人的工资你知道吗?他是在贼喊抓贼,他父母要是知道自己教出来的儿子是这样子的,真是没脸见人啊!他要做老千应该要去骗几百万,还是几千万,不是骗工人的血汗钱,我就服了他,真是脑瘫了,他太太也跟他一样,没见过世面的人就这么样的。
星辰之变 7天前 回复
我做过grant公司的活。我哥在他公司干了3年、拖欠工资。经常各种原因说没有时间回话。就是不给钱。去年底的时候grant其实给我们打过电话要我们带人进去上班。我开的是50 per hour.后来嫌贵不要了。还好没有去。不然掉坑里了。
Kz lim
Conceptual interior
加滕鹰
文章提了好几遍
加滕鹰
仔细读一下文章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