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15日 6°C-25°C
澳元 : 人民币=4.98
布里斯班

王国忠每周政论:慎思讨论极权立法 明智游走美中之间

2018-06-08 来源: 王国忠 评论0条

“为了国家利益和捍卫主权的理由永远说得通,现在的集权或独裁国家也不是以国家利益为前提去压榨人权吗?”

64.png,0
新州上议院副议长王国忠

“前总理何华德执政时,将澳洲与美国的合作关系提升至历史新高,但一直与中国保持著良好的关系,澳中一同度过台海危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和中美军机相撞等重大事件。为何今天就要撕破脸皮令外交进入不必要的冰封时期?”

今期本栏探讨两件事:一、是世界思潮改变引发的乱局,令澳洲更不应随波逐流,必须寻找自身的定位:二、是我支持设立反外国干政法,但不要使立法变质成为极右伤害少民族裔社群的利器。

谭保比韩珍更伤害华人社区

关于反外国干政法,作为澳洲少数的华裔的议会代表,我曾接受不同的传媒访问,包括《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 和《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 ;但这些报道不多不少曲解了我的原意,认为我不支持立法。

我在此澄清,我以及我所代表的少数族裔社区,均支持澳洲立法保障整体安全、主权和民主制度的完整。

目前澳洲反外国干政的法例已相对落后,早应该更新。至于政治捐献的议题上,我絶支持及极力倡议澳洲政党只应接受本国人士或组织的捐献,而不应接受外国政府、机构和组织的捐献。

现在问题并不出于立法原意,而是法例草拟过程的粗疏,和总理谭保 (Malcolm Turnbull) 当初为求争取支持时诉之于民粹的那句说话:“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是谭保这句说法,把立法的矛头指向中国,从而使华人社区卷入这场风波。

谭保的说法,使外界将澳洲华人社群视之为出卖澳洲利益的软势力,使右翼种族主义份子有机可乘。在这件事上,谭保对华人社区做成的伤害,远比韩珍 (Pauline Hanson) 更大。

是谭保将立法矛头指向华人社区,而不是我的访问。

甚麽是反外国干政法?

很多人都在讨论反外国干政法,但对其内容不求甚解。

法例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包括 《外国影响力透明化计划法案2017》(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Bill 2017)、《外国影响力透明化计划(收费)法案 2017》(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Charges Imposition) Bill 2017)和《2017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法案》(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Amendment (Espionage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 Bill 2017)。

《外国影响力透明化计划法案2017》主要针对所有为外国机构在澳洲活动的个人及团体,规定这批人士及团体必须登记,并申报一切与外国机构的关系及资料(议案建议部份商业活动可获豁免可遭刑事检控),否则就是违法,会遭受刑事检控,与此同时此登记是收费的。

至于《2017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法案》主要重新定义所有即时或潜在破坏国家安全的行为,并加强刑罚,包括增加外国政府盗窃商业秘密罪,以及为外国政府试图影响澳洲政治、政府及民主程序等罪名。

较早前,联邦政府将移民部、海关和多个执法部门合併组成的庞大的内政部,只是第一步。在澳洲,巨无霸向来都是灾难,澳洲电讯(Telstra) 、全国宽频网路公司(NBA Co.) 已是前车之鑑,新成立的内政部将比澳洲史上出现过的巨无霸大上数十倍;而且我们看到,内政部组成后,最大的「政绩」就是以肤色作为难民引入的标准,其他大部分的正事,包括移民部的效率和处理申请的速度都显著减慢。不同的消息及报道已反映这个澳洲史上最庞大拥肿的部门,现在内部十分地混乱。

立法不慎:无异于极权国家

最令人关注的,是法例为外国游说活动作出了非常含糊的定义,任何人士或组织为外国政府、机构及组织作政治游说活动,必须预先登记,否则违法。有消息指,谭保甚至要求电讯公司和科技公司配合执法部门,读取和截取资料。

在澳洲日益国际化的环境下,慈善组织、传媒、商业机构要展开调查、科研等各项活动时,难免不慎踩界。我举个例子,能源公司当初游说澳洲各级政府採用生物燃料减低排放,是否属于可豁免的商业活动?如果不是,法例如何预先作出清晰的界定,以免人心惶惶?

非政府团体 (NGO) 和传媒组织亦相继提出异议,因为这两个行业接触的政治敏感资料最多,前者更需影响政府决策。

他们十分关注甚麽叫做“机密文件”?甚麽才可称作"危害国家安全"?如何定义"巅覆"、"政治暴力"和"外国干预"呢?这些西方记者在极权国家採访时经常误触的地雷,现在却可能出现在澳洲这片以民主人权而自豪的土地上。

为了国家利益和捍卫主权的理由永远说得通,现在的集权或独裁国家也不是以国家利益为前提去压榨人权吗?

我在此促请联邦政府在讨论阶段将这些笼统的概念一一釐清,不要任由令人不安的争议发酵,加剧社区的不安。

执笔之时,消息指联邦两党联盟政府争取在本月底前通过全部法案,理由是「防止 7 月五个选区补选受到外国干预」。联邦政府因压力和法案漏洞过多,已承诺作出大幅修改,并可能将《外国影响力透明化计划法案2017》的应用范围收窄,仅应用于直接代表外国政府及机关的澳洲组织或人士,但来自世界特赦组织、法律协会和不同界别的批评依然激烈。

慎思对华政策

本文最后回到开首— 关于澳洲寻找自身定位的迫切性上。

执笔之时,意大利由全无执政经验的民粹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通过两院信任投票,美国则继续走向单边,加大与世界各国的磨擦,在整个环境那麽混乱底下,澳洲必须在大国争霸及新思潮衝击之下寻找自身的定位,特别是对华政策的定位。

前总理何华德执政时,将澳洲与美国的合作关系提升至历史新高,但一直与中国保持著良好的关系,澳中一同度过台海危机、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和中美军机相撞等重大事件。为何今天就要撕破脸皮令外交进入不必要的冰封时期?

不要在对华问题上凡事上纲上线,麦卡锡主义对民主社会的危害是前车之鑑。诚如前总理陆克文 (Kevin Rudd) 和何华德所说,澳洲绝对可以长袖善舞、游走于列强之间。

关键词: 王国忠政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