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3日 6°C-20°C
澳元 : 人民币=5.03
布里斯班

吴建刚 || 一个追梦的音乐人

15天前 来源: 澳洲精英文化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日子深埋在时光里,化成沉甸甸的歌词。感情沉埋在红尘中,化为了一首首动人的乐曲。他对音乐的爱,那是尘世的狂流冲不垮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天早上,还是在悉尼玫瑰谷小怡,那幢有着近百年历史红墙的家里。

音乐家吴建刚还是穿着那件灰白的格子衬衫。和许多年前,在悉尼歌剧院他的钢琴独奏音乐会上一样,他依旧带着一份温暖中真诚的微笑;他依然坐在钢琴前,一首首优美的旋律,在激情中婉转着流淌………

只是他的黑发不再浓密。他的脸上偶尔会隐约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中年男子越过山丘后的怆然。

还有他弹的曲,唱的词,再不是别人的词曲,而是他越过重洋后,在异乡的三十年里,自己一笔笔亲手谱写而就的…………

(摄影 | 映霞)

“蓝楹树,蓝楹花!曾几何时,我们相约在阳光下。  蓝楹树,蓝楹花!你开在春天里的童话。与汝白头,落叶归根早回家。”

细微的光阴,久违的明净,卷起一地的念想………

音乐里没有撕心裂肺的伤心哭泣,歌词中没有眼泪的苦难见证。委婉的音乐曲线,清柔般的对话,回忆中的场景,跨越了音域的琶音与六度的反复应用,一种天地之间的悠扬咏唱,和紫色浪漫的爱情扑面而来。

音乐人基本上都是多情的人。吴建刚的音乐也一样充满着深情。当他演奏着他的蓝楹花时,我的眼眶有点湿润。一种恬淡的景色绵延着。在我渐老的心底,宁静也慢慢升起………

我被这首歌深深的打动,或许是因为蓝楹花浪漫的歌词。但我知道,真正动人的并不是哪句具体的歌词。而是他的音乐里,有一份风雨后的生命中,那些关于蓝楹花所带出的故事。

三十年,不知疲倦地,吴建刚就这样通过音乐和诗歌表达自己。他写下的歌词,因为有了自己的音符而朝更深层次延伸。他把思念抒情的音符撒进他的诗歌里,又使诗歌比活过的一切更为真实。

“月儿亮,海上洒满银色的光芒。

碧波泛,心徜徉。千里浩浩蕩蕩,

极目远眺,恍惚我的故乡。

月儿光,湖面倒影金色的光亮。

静夜思,细端详。往事如烟荡漾,

镜花水月闪烁你的模样。”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一样的月光」,是去年吴建刚在中秋佳节,身处异国彼岸,凭海望月的感怀回忆之作。

这大半已过的岁月,在音乐里,在自己的人生中起起落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九岁那年,他如天之骄子般入选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小小的英俊少年,唱着海因切的歌,弹着莫扎特、贝多芬、肖邦,一路唱弹到在中央音乐学院毕业。

二十六岁那年,他怀揣着更大的音乐梦想,来到了南半球的悉尼。

然后,他仿佛在人间真正生活了一回。结婚,离婚;爱过,被爱过;伤过,被伤过。

沉沉浮浮间,午夜梦回时,总有几个瞬间,他会突然惊醒过来:

自己这一生,真的太快了。自己的音乐梦,还没有做完…...

「不一样的月光」,在这首如诉如泣的歌声中,潮起潮落的海水,如烟的往事,镜花水月里的爱人,在波涛式伴奏的音型,超越八度的音乐结构,和半音阶哭腔运用中,完美地揉合成一首动人抒情的艺术歌曲。

据说,歌唱家曦阳在家为演唱会练习这首歌时,他的爱人在旁聆听。当他深情地唱完这首歌时,他的爱人已感动的热泪盈眶。

许多年来,吴建刚就是这样一直开拓着新的曲目,日复一日地在自己的领域中耕耘。

「蓝山蓝,红叶红」、「梦中的贝加尔湖」、「雪原格桑花」和「心中的蒙古姑娘」等歌曲,寄托出他那埋藏在內心最深处的柔情。

「不了的心願」、「愛是什么」和「永愛相承」这三首现代流行曲所应用的艺术手法,也是他对自己受传统音樂歌风影响,而进行自我突破与挑战的另类尝试。歌词则是他三十年内自身的愛情经历,与生命过程中所有的亲情、友情汇成的爱的三部曲。

滚滚红尘,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里,没有人,没有哪一份爱,没有哪一段或长或短的缘分,是无缘无故出现的。所有在他一生中相遇的,甚至路过的人,他说他都应该在音乐里再次“感谢” 。

弹唱的间歇,我问他,你的音乐对于你和我们这代人究竟有着什么意义?他想了想,回答说:

“音乐是灵性的礼物,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上帝赐给我的最珍贵的恩赐。生活中,纵使我多少豪情万丈,纵然我男儿有泪不轻弹,我都可以在音乐无限的表现力中释放。我也可以尽情地抒发自己对爱情的无奈和对生命的热爱。”

“三十年的时间里,我从一个钢琴演奏家,渐渐地向作曲的领域探索,这是非常美妙和令我终生向往的。创作这些作品时,有几首的词曲是即兴式创作的。但也有一些词曲,则在刚有些灵感时就被生活的压力丢在一旁,有时甚至一丢就是好几年。但这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一有时间,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拿出来琢磨琢磨。至于和我们同一批来澳洲追梦人的纽带,则一直都在。我想只要我坚持用音乐表现热爱,坚持创作,坚持通过自己的笔写出所有人的心声,我想这条无形的纽带就永远没有尽头。”

是的,也许所有艺术的意义就在于它的无形,而且表面看起来并没有立刻带来任何物质上的回报。但艺术也就似我们这代人,甚至世世代代人类的一个梦。我们活着,怎能没有梦?

吴建刚在谈到他的创作时,我总看到他眼中闪烁着一种热烈的光芒,在无声的游弋。交流间,他的语速在渐渐加快,身体的动作,也随着口中哼唱的音乐在显示着活力。

此时,他给我的感觉仍是一个豪情放歌的少年。只是这个少年,已经越过了重洋,越过了来时的路。

看着他有点“贾宝玉”似的幻像,想着他一生对音乐如此不悔的“痴迷”。忽地,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在小说《约翰·克利斯朵夫》结尾时,对音乐家克利斯朵描写的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圣者克利斯朵夫渡过了河。他在逆流中走了整整的一夜。

…………………

那些看着他出发的人都说他渡不过的。他们长时间的嘲弄他,笑他。随后,黑夜来了。他们厌倦了。此刻克利斯朵夫已经走得那么远,再也听不见留在岸上的人的叫喊。在激流澎湃中,他只听见孩子的平静的声音,——他用小手抓着巨人额上的一绺头发,嘴里老喊着:“ 走罢!”——他便走着,伛着背,眼睛向着前面,老望着黑洞洞的对岸,削壁慢慢的显出白色来了。 

早祷的钟声突然响了,无数的钟声一下子都惊醒了。天又黎明!黑沉沉的危崖后面,看不见的太阳在金色的天空升起。快要倒下来的克利斯朵夫终于到了彼岸。于是他对孩子说: 

“咱们到了!唉,你多重啊!孩子,你究竟是谁呢?” 

孩子回答说: 

“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 

吴建刚和我们大多数芸芸众生一样,不是克利斯朵夫般的圣者,也不是贝多芬似的巨人。

他只是一个还在奋力着渡河,还在用生命不屈着追梦的音乐人。

恋恋红尘,风已吹过。千千阕歌,花正盛开。

如果重逢也是一首歌,朋友!就把所有的暖意收藏,就让我们在吴建刚的歌里,微笑相遇…...

(映霞将此文敬献给“吴建刚旅澳三十年原创歌曲音乐会”和所有怀有梦想的人)

《美丽悉尼&华彩瞬间》

暨澳洲华裔钢琴家吴建刚先生个人原创歌曲作品

音乐会消息如下:

Time:     

14:30pm  04/08/2018  

Address:

Chatswood Concouse Concert Hall

Tickets:

VIP:   $108/ $98

甲票:成人$88/学生与老年$69

乙票:成人$68/学生与老年$48

丙票:成人$38/学生与老年$29

套票:家庭4人以上和集体10人以上均享受学生与老年票价

售票点:

The Concourse Tickets Box Office

409 Victoria Avenue Chatswood

联系电話:

(02)8075 8100      

0416204222

网上购票:

https://theconcourse.com.au/ Inter

华彩音乐中心手机文字留言:

0416204222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微信:

jiangangwu6262

地址:

90A Pacific Hw Roseville 2069 

银行: Commonwealth Bank 

账号名称:ACCMCC

BSB: 062-151

A/N:10316338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