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16日 16.6°C-20°C
澳元 : 人民币=4.76
布里斯班

他们的行业曾被人不耻,被澳媒抨击,如今升级网红主播,被邀出席时装周,薪水超白领,还能上市...

2018-10-23 来源: 今日悉尼 原文链接 评论104条

今日话题

代购曾被喻为“蝗虫”,

曾被媒体抨击行为猖狂。

如今成为一份高薪职业,

被各大品牌捧在手心,

她们升级做直播网红,

被邀出席纽约时装周。

甚至礼品店还能上市。

据专家估计澳洲华人

代购行业的年销售额

突破了1000亿澳元。

本期对话多位悉尼代购,

揭秘行业蜕变的秘密。


01

邻家代购:“代购不偷不抢,没什么可耻的”

这天大雨倾盆,寒风瑟瑟,气温仅有14摄氏度,代购小谢仍旧出街扫货。


(悉尼主街George St被大雨冲刷 / 昆西 摄)

作为悉尼庞大“扫奶军团”成员之一,她的“扫奶线”始于MidCity,止于World Square,全长一公里。

沿途的大小超市和药房,

都是她必经之地。

刚开始,小谢做代购也只是出于帮好友,后来便发展成了一份兼职。

“后来慢慢多了一些熟客,对于那些相信自己人品而长久地找我代购的感觉很喜欢,就有一种被信任的感觉。”

代购2年来,她的微信号里积累了30位宝妈,都是稳定的客户,主要需求大多是奶粉和保健品。

小谢说,澳洲产品的质量保证是吸引顾客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澳洲保健品性价比很高,而且监管力度比较严格,加上澳洲奶粉奶源比较纯正无污染,所以很多国人比较相信。”


(代购小谢正在一药房内扫货 / 昆西 摄)

对于市中心每家超市的奶粉路线,小谢早已了如指掌。

这天,她敢在上班前,迅速地出入几家超市后,发现她要寻找的某品牌3段婴儿奶粉,仍旧断货。

自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后,中国家长普遍对国产奶粉失去信心。

紧接着2016年,5家中国公司员工造假新西兰产“恒天然”奶粉被捕后,将国内洋奶粉造假丑闻推向高潮,

推动了奶粉代购业的井喷式爆发。

“现在国内层出不穷地爆出各种食品药品安全隐患的新闻,加速了国人对本国食品失去信心,转而使用国外的产品。”小谢说。


(药房里的奶粉品牌令郎满目 / 昆西 摄)

奶粉断货,

也不是小谢头一次遇到。

近年来,随着大量中国妈妈托代购抢购澳洲奶粉,导致本地供应量短缺,本地妈妈们牢骚不断,因此一些澳媒将责任怪在了代购身上。

一位两个孩子的悉尼妈妈举报说,“亲眼目睹20多名妇女组团抢购婴儿配方奶粉!违反限购政策!”

一位布里斯班妈妈称,看到“至少6人”正在往手推车里装载婴儿奶粉,同时有“大量现金易手”。


(News.com.au)

对此,

小谢表示很“沮丧”,

她说自己也很无奈。

曾有一次超市上架了奶粉,很多代购闻风过来抢,在扫奶过程中,她被一白人妈妈骂“恶心”。

“我在一个人工柜台买单时,听到妈妈加大音量的跟孩子说感到很disgusting(恶心)。”

“她直接问给她结账的柜台员工说怎么可以卖奶粉给这些人之类的,看到很多人不止才买两罐,闹的经理都过来了。”

“我是很郁闷的,可是当时的我确实没有办法跟她吵架。还好给我结账的员工人比较心善,直接跟经理说之前没见过我来过,她只买2瓶而已。”


(代购小谢正在为宝马顾客挑选婴儿奶粉 / 昆西 摄)

对于这些把矛头指向代购的新闻,网友的评价近乎是两极分化。

有人为代购伸冤,称他们并不影响本地市场。


(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也有人说,“把华人的脸都丢光了!”

(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小谢并不认为,

做代购是件可耻的事儿。

“其实不是大家想象的去一下超市药房,就可以轻轻松松买齐给客户。很多时候热门打折的产品是断货的,要去好多家才能买齐,就更别提奶粉了。

“代购不偷不抢,凭劳动赚钱没有什么觉得可耻的。不像澳洲很多homeless(流浪汉)有手有脚的不工作那样。”

02

从兼职代购到全职代发:“必须转型,不然就死。”

2013年,代购小买手带着公关梦来澳留学,后来误打误撞进入了代购一行,如今是名全职“代发”。

如果说,小谢这样零散的兼职代购,处于金字塔的底端,那么代发则处于顶端。

代发也是代购的一种类型,他们作为品牌的经销商,与厂商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他们早已放弃了终端顾客,专门供货给淘宝平台、礼品店或大代购。


(代购小买手位于悉尼西区的代发仓 / 昆西 摄)

代发能从厂商那儿拿到独家折扣,而厂商需要依附代发来销售产品,因为许多厂商是没有实体店的。

小买手的代发仓,位于悉尼西区的Homebush West。

仓库有两层,一楼货架上放着打包整齐的产品,二楼是一个供代购直播使用的展示区。

一大早,他便与员工开始整理昨天的订单。


(代购小买手正数落着仓库的货 / 昆西 摄)

他说,旺季的时候每天会有400张订单,一年会卖出8万双UGG,每年营业额可达400万澳元。

“基本上澳洲所有的UGG品牌都与我们合作。”

刚来澳洲的时候,他兼职过清洁工,“早上4点多就要起床,工资也很少。”小买手回忆道。

“后来朋友叫我帮忙代购,我发现还挺赚钱的,就不打工了。”

“刚做代购时微信里只有200个顾客,现在块5000了。”


(小买手仓库的二楼有一个供代购直播用的陈列区 / 昆西 摄)

2015年,小买手的代购生意出现了瓶颈。

“2015年至2016年,代购遍地开花,开始打价格战。”

于是他改做本地生意,和女朋友在Eastwood开了一间礼品店,顾客多为代购。

小买手说,当时“像个土八路一样,蛮干”。

“又打包又拉货,每天超级累,差不多要忙到凌晨一两点,每天只睡几小时,第二天起来继续。”


(在代购小买手仓库内一名员工正在忙碌着打包 / 昆西 摄)

那样的生活使他无数次心生纠结,究竟要不要放弃做代购,回归到大学专业上?

再次转型,

是他最后做出的决定。


(代购小买手的代发仓每年卖出近8万双UGG / 昆西 摄)

“现在专营UGG,有自己的客服团队,更细致和具体化地去服务客人,我自己也有了更多闲暇时间。”

5年来,小买手从一名普通业余代购,变身有客户基础的UGG代发,最近还被某UGG品牌邀请,出席了纽约时装周。


(代购小买手纽约时装周后台留影 / 供图)

03

野蛮生长期已经过去,“品牌方需要我们”

资深代购诗诗,入行已有11年,她深信“代购”已经成为了一种职业。

人称“辣妈诗诗”的她,曾是名全职妈妈,代购UGG和奶粉起家。

作为淘宝资深卖家主播,常被邀出席品牌活动,并与与明星或品牌代言人各种线上直播或线下的互动。

诗诗形容自己为“代购买手”,通常她每周会直播3次,时长在6小时左右,吸引高达上万的粉丝围观。


(代购诗诗正在一家有机食品店直播 / 供图)

她说,六、七年前代购是被标上“蝗虫”,被唾弃的标签。当时“海淘”刚开始发展,国内消费者的需求暴增,

属于代购的“野蛮发展期”。

“刚开始时候做代购没有太多技巧和难度,将消费者受欢迎的产品摆上淘宝货架即可销售。而现在市场竞品和竞争平台变多,消费者的心智也被打开,不再人云亦云。”

“而发展至今,很多买手代购会选择将海外当地更多特色商品带给消费者。直白地说,就是客人喜欢不一样的好货,我们(作为代购)需要有发掘好货新货的眼睛。”


(代购诗诗直播界面 / 供图)

除了主打的母婴产品,诗诗将眼光拓展到了健康产品的市场,她说澳洲的好产品远不止奶粉。

“我想要传达出我们代购的主力军现在做的都是life influence(生活方式影响力),用我们的生活影响国内消费者,认识和购买一些好的澳洲品牌。”

在“代购影响力”的自信背后,是各大澳洲品牌的鼎力支持。

“现在品牌也非常愿意跟我们合作,主动提供场地,培训,让我们影响我们的客人。”诗诗说。


(代购诗诗出席某奶粉品牌活动与田亮互动 / 供图)

据全球著名的市场咨询公司尼尔森(Nielsen Holdings)估测,目前在澳大利亚有10到20万名华人代购,年销售量可高达1000亿澳元。


(Nielsen报告)

为了分一杯羹,澳洲的各大品牌方急切地寻找着突破中国市场的渠道。

“品牌方需要我们,我们是被各大品牌方争着抢的资源,我们是链路最短到达终端的一条线。”诗诗说。

随着中国消费者对于海外产品的需求日益增大,艾媒咨询预计2018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将达9万亿元。

与全球的买手竞争,诗诗说对于澳代来说,“机遇和危机并存”。

“随波逐流卖奶粉,也赚不到钱,只会死路一条,而且没意义。其实澳洲的名片并不单一。”

“澳洲的优势在于健康和天然,产品给人一种纯净的感觉。”

“我们都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帮助更多澳洲品牌进入消费者视野,这是我们代购买手,主播的优势。”


(代购诗诗正在回复顾客的疑问 / 供图)

对于诗诗来说,代购不仅仅是一份职业,也是一份兴趣爱好。

“我们每一个买手代购都是一个小的辐射点,联合起来就能将亮点变成面,将澳洲的生活,将澳洲的好产品带进去中国,这也是更有历史意义的事情。”


04

传统礼品店正消亡,代购行业却不断扩张

代购行业的蓬勃发展,无形中为传统的礼品店生意带来重创。


(悉尼一老字号礼品店 / 昆西 摄)

悉尼唐人街的猴哥,经营着一家老牌礼品店,他说今年的十一黄金周的生意最为冷淡。

“中澳贸易关系的冷淡,导游不再来唐人街,国内报税仓的兴起,都是原因。”

往年旅游旺季的时候,他通常会在店里忙不停歇,一天可成交2000笔生意,平均每位游客消费在3000至5000澳元。

可今年,

他却有空在店里溜达,数数货。


(礼品店老板猴哥正在理货 / 昆西 摄)

据猴哥了解,悉尼礼品店的数量每年以20%的速度在消减,重灾区均在华人区。

猴哥说,为了生存和发展,现在的礼品店、药房、超市都纷纷与代购合作,已转化为该行业的一部分。

“5年前,我的顾客群70%是游客,而现在70%是代购。”


(猴哥正为一名上门顾客买单 / 昆西 摄)

处于传统零售环节的礼品店,需等客人上门后,才能为他们介绍相应的产品,最后完成交易。

猴哥说,如今国内外信息开始对称,顾客知道自己要什么,就会选择更快捷的方式来购买。

“从澳洲直邮需要2至3周,如果是通过在国内有保税仓的代购购买,可能就只需要2至3天。”

为了寻求新的生存法则,猴哥说:“我会把终端客人变成我的代购,给他们一些优惠政策帮我发朋友圈,因为我这里是有信誉保证的,所以这块生意还不错。”


(代购猴哥正为他的网上顾客打包 / 昆西 摄)

说起代购的影响力,猴哥还是竖起了大拇指。

“代购们有能力把某一款产品推火,比如最近有一款蜂蜜面膜,5年前死活都卖不出去,现在一下火了。”

虽然,代购成为了礼品店生意的一枚速效救心丸,但并非长久之计。

“现在房租越来越高,店铺又小,囤不下货,未来我会考虑转型做代发。”猴哥说。


05

中国重磅出台“代购法”,代购要凉?

今年9月28日,数百位代购在浦东遭“血洗”,被开箱检查一抓一个准。


(图片来源:今日墨尔本)

大量代购被罚税过万,甚至有人被送进缉私局。


(图片来源:今日墨尔本)

代购们一个个被罚得心惊胆战,被称为代购圈对黑暗的一天。


(图片来源:网络)

有人说,这是9月份在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提前试水;也有人表示担心万亿规模的代购产业,将在今年年底前消失。

为了“维护市场秩序,促进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从明年1月1日起,《电商法》将正式实施。

代购需要申请营业执照了,偷税漏税最高可罚200万元。


(图片来源:网络)

小谢说,现在网上是人心惶惶,很多人都在观望中,但自己无法预料该法案正式施行后,市场将会如何反应。

“毕竟现在做代购的成本确实很低,

鱼龙混杂的,

真假难辨。”

小谢有一份客服中心的全职工作,但不认为代购会成为她的主业,因为“收入很不稳定,体力输出也很大”。

“其实占用很多私人时间,老公经常会抱怨‘总是低头玩手机’。”


(代购小谢正仔细的对比着顾客需求的商品 / 昆西 摄)

对于全职代购来说,该政策的出台将是对行业的一次变革,但他们并不担心利润空间会被压缩。

“可能在政策出台初期,产品价格会有所变化,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

“如果国外产品价格涨上去了,对国内产品是种保护。”小买手分析。

诗诗说:“我在澳洲和中国的进出口公司一直都是合法经营,这对于我的影响不大。但无牌无照经营会走不下去了。”


(代购诗诗正回答记者提问 / 供图)

猴哥说:“对于合法的经营者来说是利好,合理合法的进程会更进一步整合代购行业。”

“我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


(代购猴哥 / 供图)

去年底,悉尼一家以代购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澳卖客(AuMake)在澳交所(ASX)挂牌上市,完成了代购行业的首个“华丽转身”,让许多代购看到了发展方向。

《电商法》的实施,对于未来代购行业发展的影响尚且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代购行业正吸引着源源不断的人跃跃欲试,也将持续在中澳双边贸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关键词: 代购华人留学生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04)
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8-10-20 回复
代购真的没偷没抢吗?偷税漏税不是偷吗?大批量抢购不是抢吗?你们把没偷没抢理解的太利己了。
yeahh 2018-10-21
你抢的是澳洲宝宝的口粮,人家的生活必须品。Boxing day抢的是包包,衣饰等无关紧要的东西,不可同日而语。别跟我说澳洲宝宝不喝这几个牌子,这里没有华人宝宝?宝宝们喝惯了一个牌子能说换就换?至于偷税那就更呵呵了,你给我找出一个报税的代购来?不报税还领各种福利,然后这吐槽,那吐槽,不是蝗虫那是什么?所以别说的那么大义炳然的,为了国内宝宝们健康着想,特么就是一己私欲,想轻松赚快钱而已。你再怎么为代购洗白都是徒然
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8-10-21
呵呵,所以说你对抢和偷的理解太利己,抢购就是抢,每年Boxing Day的抢购也是抢,之所以叫抢购就是因为它是抢,它是不犯法但是不道德。每年都Boxing Day都被诟病也是因为这个抢的行为太难看不道德,难道就是因为BoxingDay一年抢一次就是你们从婴儿嘴里夺食的理由了吗?至于是不是每个代购都偷税漏税,可以说差不多百分之99.99都是偷税漏税的,不是这个群体里有一个合法纳税的就表示你们这些百分之99.9的人就是没偷税漏税的。
yeahh 2018-10-22
当然是交给澳洲政府,代购在澳洲赚钱当然要缴税。每个人天天上班难道不都是特么自食其力?他们都不用缴税?什么神逻辑?代购又怎么比乞丐强啦?代购对这社会做出了什么鸟贡献?神憎鬼厌
marsdock 2018-10-20 回复
代购化妆品,奢侈品啥的没所谓,连宝宝的奶粉也抢,有没有点良心
Souljah85 2018-10-22
問題是做的代購的通常都不是一個人行動的,而是四五個甚至十個或更多,很多都是親戚朋友一起出動的,每人就算拿兩個,一個架子不到十分鐘就掃光了。我有一直關注妳的言論,也相信妳應該還不是一個母親。如果有一天,妳孩子需要什麼日常生活用品而妳有錢也買不到的,妳會明白家長心疼那感覺。就如你有輕微感冒頭暈,不宜遠門,而本來附近藥房和超市都能買到的panadol卻都被搶光了,你要開車幾公里路去買藥,妳會是什麼感覺?將心比心吧。
Prosat 2018-10-22
支持
bingbing1 2018-10-22
你这话我觉得没味,澳洲有多少华人宝宝,怎么就能说是抢,抢不过那是活该
Ehyz 2018-10-20 回复
代购是什么,新狗种么
yeahh 2018-10-21
把代购形容成狗,怎么那么抬举他们?这些人狗都不如
Lancelot_Z 2018-10-22
当我走了孩子,因为代购导致的我孩子没奶粉喝,我说的导致包括不买给华人或者断货,那我就只能操他们妈了。
了他阿爸 2018-10-24
你是什么品种?疯狗吗
皇丞相 2018-10-20 回复
我搞不懂 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人才做这些不齿的生意 别的国家为什么不做 包括台湾香港澳门人?中国大陆人你们一点儿信仰都没有吗 尊严和廉耻都可以不要?????无语了。。。你们在全世界丢我们海外华人的脸 你们连狗的不如!!!!
Jo.b.z 2018-10-21
香港台湾韩国马来西亚都有人做,中国人口多,代购比例自然大。说话之前,先做调查,别信口开河。
123456aab 2018-10-23
0467039001
日高高· 2018-10-21
0467039001Ming打电话咋不接呢,我这有十几个哥们来自大陆去您那'应聘'小吃店啦,给个地址懒得google也让俺老猪也开开眼,尝一尝。
Gayoldtime 2018-10-20 回复
真金白銀買又如何,逃稅是收益來源之一
Prosat 2018-10-22
支持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