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3月27日 24.2°C-30.6°C
澳元 : 人民币=4.8
布里斯班

一场牢狱之灾,将这对澳洲父子推到风口浪尖!为父洗冤之路,也试探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2018-12-19 来源: 看看澳洲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前言

都说患难见真情,

当至亲被冤入狱后,

血浓于水的力量,

便从此显现。

01

救父出狱

澳洲小伙Jesse Ricketson和女朋友Alex,正在美国度假。

在华盛顿州的国家公园露营时,突然收到了一条朋友发来的短信:“听到你爸爸的消息让我很难过,希望你一切都好。”

(图片来源:Belinda Hawkins)

这让Jesse一头雾水,“到底什么情况?难道爸爸死了?”

那是2017年6月的一天,一场噩梦正向Ricketson父子渐渐逼近。

(图片来源:The Phnom Penh Post)

柬埔寨大选在即,反对党为了拉选票,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正在酝酿。

Jesse的父亲James Ricketson,是澳洲知名导演、制作人。

(图片来源:Belinda Hawkins)

在柬埔寨生活了20多年,为流浪儿拍纪录片。

(图片来源:ABC)

这天,他在游行中飞起了刚买的无人机,捕捉现场画面。

(图片来源:ABC)

不料,次日被十几个当地警察五花大绑,以“泄流机密”为由逮捕,等待审判。

得知消息后,Jesse和女友放弃了度假,火速飞去了金边,营救父亲。

(图片来源:ABC)

工作的原因,父子俩平日里并不常见,但在Jesse心中,父亲总是潇潇洒洒,一副艺术家的气派。

(图片来源:ABC)

当再次见到父亲,

他震惊了......

(图片来源:9News)

身着黄色囚服,面容消瘦,浑身淤青,已经严重营养不良。

(图片来源:SMH)

和上百人挤在一个不到10平米的监狱,充满了虱子和臭虫。

(图片来源:ABC)

夜晚常被咬醒,皮肤开始溃烂。

(图片来源:ABC)

那一刻,Jesse意识到,69岁的父亲很可能会死在牢里。

(图片来源:ABC)

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至亲在牢里蒙冤而去.....

“我不能丢下他,不能不管!”

Jesse说。

(图片来源:ABC)

于是,放弃了国内的大好前程,和女友搬到了金边。

(图片来源:ABC)

守在狱外,陪着父亲。

(图片来源:ABC)

每天,他会骑40分钟的摩托去Prey Sar监狱,

为父亲送食物、药物、治疗皮肤感染的药膏、换洗衣物。

(图片来源:ABC)

很快,新闻也传到了国内。

(图片来源:ABC)

一时间,父子俩被推倒了风口浪尖。

02

亲情的试探

Jesse是James唯一的儿子,也是最亲近的人。

(图片来源:ABC)

和妻子离婚后,爷俩一直相依为命。

(图片来源:ABC)

Jesse跟着父亲,在悉尼城外一栋破旧的房子里度过了童年。

(图片来源:ABC)

虽然清贫,但是父亲对他百般呵护。

(图片来源:ABC)

“他是一个特别细心、特别有爱的父亲。”

Jesse说。

(图片来源:ABC)

在一次拍摄时,James认识了一个女孩Roxanne,孤苦伶仃,有自杀倾向。

(图片来源:ABC)

尽管自己经济不宽裕,James还是把她领回家照顾,成了Jesse的“姐姐”。

(图片来源:ABC)

“我觉得他有‘救世主’的潜质,总是喜欢拯救他人。”,一好友评价道。

(图片来源:ABC)

James对儿童天生的怜悯,他关注到了柬埔寨的流浪儿,那时有了一点积蓄,便去了金边拍片。

(图片来源:ABC)

爸爸James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特权阶层,从小念的私校,在悉尼的东区长大。”

(图片来源:ABC)

“我是个幸运的人,理所应当去关注他们(弱势群体)。”

(图片来源:ABC)

镜头上的这个流浪女孩叫Shanti,她对着James乞讨着:爸爸,能给点吃的吗?

(图片来源:ABC)

James不忍心见她饿死街头,便领养了她,供她读书,资助她的家庭。

除了心地善良,家人和好友都知道,James也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不会轻言放弃,这也让他常常遇到麻烦。

(图片来源:ABC)

Jesse说:“我爸爸其实也是一个叛逆、特立独行的人。”。

(图片来源:ABC)

事发后,澳洲国内的亲人,正也想尽各种办法把James救出来。

James的哥哥Peter Ricketson立即向澳洲外交部求助。

Peter回忆道,“当时我们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媒体报道,因为会招来反感,会让人以为是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司法体系指指点点。”

(图片来源:ABC)

要知道,那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期。

正值柬埔寨大选期间,执政党领导人洪森希望连任,

(图片来源:ABC)

不料反对党的支持高涨,对洪森来说是个隐患。

(图片来源:ABC)

再加上James将空拍视频交给了反对党。

(图片来源:ABC)

虽然从头到尾,并没有涉及任何“机密”,但这场风波近乎快让澳柬两国外交紧张。

时任总理谭保和外长毕晓普,一开始选择了冷淡处理。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为了活着把父亲就出来,Jesse在策略上必须非常小心。

他采取了外交部的意见,低调处理,并劝父亲说,先忍忍吧!

(图片来源:ABC)

可爸爸并不能理解Jesse的良苦用心,长达15个月的监禁,让他不能坐以待毙!

“我不会沉默的,我要抗争到底,不能接受他们给的欲加之罪!”

(图片来源:ABC)

于是,他联系了养女Roxanne,在网上声援,给政府施压。

(图片来源:Change.org)

两兄妹之间的关系也就此遇冷,整个家庭陷入四分五裂。

对于法庭空穴来风的指控,他对着记者的摄像头怒吼: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在探监室内,两父子间看似只隔了一层玻璃,内心却隔了一层山。

(图片来源:ABC)

Jesse回忆道,“我们有时候对着对方大吵,”

“有时候,话还没讲完,他气冲冲地转身就走。”

(图片来源:ABC)

“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对自己说,我放弃,我投降,随你便吧”

“但我知道我不能!”

(图片来源:ABC)

03

替他完成心愿

毕竟是血浓于水。

Jesse仍然奔跑在去澳洲大使馆的路上,时刻与外交部跟进最新情况。

(图片来源:ABC)

父亲开庭时,在门外苦苦守候。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在远处,默默的注视着父亲。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对着媒体的镜头,为父喊冤。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尽管有矛盾,Jesse却无时无刻不挂念着父亲。

怕父亲在牢里闷,他从门缝里,偷偷塞本书给父亲看。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今年8月,James被高院判处6年监禁。

看着身戴手铐的爸爸被带走,Jesse傻掉了。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Jesse回忆道,“那一刻,我觉得爸爸没希望了。”

“我们每个人也都仿佛成了时间的囚犯。”

(图片来源:AP)

正在这生死关头,几名狱警打开了牢门,对James说,你有10分钟打包离开。

(图片来源:ABC)

在Jesse与外交部的共同努力下,James最终获得了柬埔寨国王的赦免。

简直是奇迹发生!

(图片来源:ABC)

当Jesse看到父亲出狱的那刻,百感交集,话早已不知从何说起。

千言万语,也敌不过一个温暖的拥抱。

(图片来源:ABC)

爸,您终于自由了!

儿子,我有好多感谢想当面对你说...

此刻,

父子俩积攒下的心结也迎刃而解。

(图片来源:ABC)

James,终于回家了!

(图片来源:9News)

团聚这一刻,

他等了好久好久。

(图片来源:9News)

虽然在也不法重返柬埔寨,可他对这“第二故乡”的爱,并未就此结束。

James期盼着某一天可以回到那,继续照顾养女Chanti一家。

(图片来源:ABC)

曾经的小女孩Chanti,已经当了妈妈。

(图片来源:ABC)

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Jesse放弃了回国,选择留下。

(图片来源:ABC)

一边远程为一档澳洲真人秀做编辑,一边在家酒吧当鼓手为生。

(图片来源:ABC)

女友Alex在一家NGO工作,帮助当地儿童。

(图片来源:ABC)

和Chanti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图片来源:ABC)

Chanti得知“James爸爸”回到澳洲,身体恢复,激动地哭了起来。

“当我认识James的那一刻,他对我们无微不至,买房子让我们住,在我们身上付出了很多。”

(图片来源:ABC)

“现在,Jesse待我像亲兄妹一样,带我的孩子像亲侄儿侄女,他没有瞧不起我们,他很爱我们。”

(图片来源:ABC)

Jesse说,Chanti已经是家人了,不能丢下。

(图片来源:ABC)

James说,

我非常爱我的儿子,

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

不论过去这一年,

有多少难题摆在我们面前,

我们都会克服,

因为我们是血浓于水的父子。

他希望有朝一日,

能重返柬埔寨,

与在那的家人们团聚......

(图片来源:ABC)

关键词: 亲情父子父亲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