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8月21日 10.2°C-20°C
澳元 : 人民币=4.79
布里斯班

大陆官媒专访黄向墨:待真相大白,“巨婴”澳大利亚需对我说抱歉(组图)

2019-02-12 来源: 环球时报 原文链接 评论108条

本文全文转载自《环球时报》。

编者的话:数天前,在全球华人欢度春节,迎来新的一年之际,澳大利亚政府作出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吊销了一位知名华人富商的永居签证。按照一些澳大利亚媒体的说法,这位以侨领身份活跃在社交场合的华商涉嫌“干预”澳大利亚内政,澳安全情报局(ASIO)的一份文件概述了取消签证的理由。这位华人名叫黄向墨。

8日,他发表中英双语公开声明,指责澳方决定依据的是“莫须有”的猜测,“充满偏见、毫无依据”。其实,过去几年,因在澳公共事务中表现较为活跃,黄向墨曾经历过各种无端指责和炒作,他甚至将一家诬蔑他是间谍的媒体告上法庭。但如今,澳政府何以如此决绝地对待这样一名商人?11日,《环球时报》记者专访黄向墨,听他亲述背后的隐情。

以下是专访实录全文:

环球时报:您第一时间就得知永久居留被拒了吗?当时正在做什么?这件事对您个人和企业分别造成了哪些影响?

黄向墨:我是在我的澳大利亚律师收到澳大利亚内政部的通知后得知此事的。当时我在香港的家中,需常去泰国照料那边的新投资。7年前我是从香港移居澳大利亚的,频繁来往两地,都有生意要照料,与大多数在澳的香港商人一样,算是“航天员”。

这件事对我个人和家庭的影响当然是十分巨大的。我们全家三代人已经移居澳大利亚7年,除了我,全家都是澳大利亚公民。我的孩子在那里读书、工作、成家、生子,与其他华裔一样,他们早已经完全融入,澳大利亚就是他们的家园。更为重要的是,我的外孙女是在澳大利亚出生的,正在牙牙学语,最是可爱的时候。我常常惦记她。

这一事件对我的生意也当然会有些影响,因为一些不知情的合作方可能会无谓地担心,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在2月8日发出声明的原因。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的相关文件,明确表明我没有违反澳大利亚任何法律,但是,那些声称拿到了情报局内部信息的记者,却从不提及这个。这个信息,我必须告诉朋友们,告诉公众。当然,一个最为常识的判断就是,倘或我真有违反法律的行为,ASIO根本就不需要硬找个“莫须有”的借口了。

这一事件对生意的影响,没有对家庭生活影响那么大。一是因为澳大利亚的生意只是我生意的一部分,我们在全球都有投资,并且在不断加强这些投资;二是澳大利亚这摊生意,我自去年下半年就已经传给儿子了。

我很早就有传承计划,按部就班执行,去年就已经完成了澳大利亚公司的代际传承,由我的儿子黄基铨接任董事长,我自己不再拥有股份、不再担任股东、董事及任何职务。要交班,就要交彻底,这一直是我的理念,这样既给年轻人充分的施展空间,也让我自己可全力聚焦全球业务的战略布局。

作为澳大利亚本土企业,澳大利亚玉湖集团这7年来,在商业地产、农业渔业等方面做了大量投资,带动了不少就业,展现了本土华资企业对这个国家的贡献。目前澳大利亚玉湖集团的核心管理团队,都是80后的年轻人,他们协助90后的董事长,我觉得这才是朝气蓬勃的企业,我也相信他们能向世人展现新一代华裔企业家的风采。

环球时报:澳方给出的理由包括“性格原因”,澳内政部还担心,您在入籍面谈时的回答、以及与包括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等部门通信时提供的信息,缺乏“可靠性”。“性格原因”和“可靠性”这样模糊的表述该如何理解?

黄向墨:ASIO从未提供明确说明,在他们发给我的文档中,就是含糊其辞的,我不理解,我的律师也不理解,也从未有机会相互对质。仅有的相对明确的理由是两个:一个是我担任过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以及还担任着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的主席;第二个是说我有商业关系及亲属关系在中国。这两个理由都是很荒诞的,我在声明里已经提及了。

环球时报:您在声明中表示在ASIO 的相关文件里,最关键的是指责您担任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及此前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致力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那么澳方的逻辑何在?您如何回应?您过去在促统事业上,做了哪些事情?

黄向墨:ASIO将我致力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的言行,等同于危害澳大利亚国家安全,这个里头的逻辑,我也搞不懂。毕竟,我的言行完全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及法律。

我原以为,任何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即便地位再特殊,也不能凌驾于政府之上,也不应如此公开地与整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对着干。澳大利亚自1972年就与中国建交了,十分清楚地阐明了自己坚守一个中国的立场,也十分清楚地知道两国之间在政治体制方面的区别。

如果ASIO的某些人不认同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我相信澳大利亚的政治体制内应该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讨论、协商,但如果只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将自己对现行政策的异议强加于弱势的华人身上,这肯定不是一个号称民主、法治的体系应该有的行为。今天你能如此对待华人,明天同样就能针对犹太人、针对阿拉伯人。这才是最为危险的。

环球时报:消息人士还称,拒绝您居留权和入籍的决定,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及移民官员对您进行两年多的“背景分析”后作出的。您是否知道自己被有关部门进行过“背景分析”?这是否涉嫌侵害个人隐私权?

黄向墨:我一直以为对所有申请居留及入籍的人,都会有背景分析,这大概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安全部门都会去做的。无论是基于法律法规,或者当事人的隐私保护,都不应该泄露任何相应信息。倘非如此,涉案的官员今天可以泄露给媒体,明天就完全可能泄露给任何一个外国政府,我相信这一定违反了法律法规甚至构成了犯罪。

几年来,部分媒体对我的抹黑,往往高调宣称是获得了情报局的内部消息。其实,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已有不少澳大利亚民众质疑记者是如何获取情报局内部情报的,认为这才是更大的安全隐患。ASIO如果真正是为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考虑,首先应该彻底查查这些媒体的信息来源,查查某些记者除了靠窃取机密哗众取宠博取眼球之外,是否涉嫌为外国情报机构服务。

环球时报:长期以来,澳方对您的政治捐款的怀疑声一直存在,我们得知这些捐款都是澳方政党主动请求的,那么您当初答应捐款的考虑主要是什么?

黄向墨:我因应政党和政治人物的请求,给予他们政治捐款,是从2012年开始的。但所谓的质疑,是从2016年开始的。令人惊叹的是,平日相互之间竞争激烈的某些媒体,却突然步调一致,既有平面媒体与电视媒体的协同,也有私营媒体与国营媒体的协同,加上一些所谓的智库学者的呼应。这是很蹊跷的。而据另外一些独立报道的揭露,这些智库不少与某大国的军火企业相关。

因此,您这个问题,确切地说,不是“澳方”对我的政治捐款有“怀疑”,而是某些媒体蹊跷地开展协同抹黑。值得注意的是:

一、      这些媒体未必能代表澳大利亚整个媒体,甚至某家媒体上的某些报道也未必能代表这家媒体的所有编辑记者,反诘和反击他们言论的文章也时有所闻,我至今仍然坚信澳大利亚媒体的大部分编辑记者是有良好的职业操守和求证能力的;

二、      某些报道确实能扭曲舆论、起到噪声的作用,但决不能代表民意、代表澳大利亚“沉默的大多数”。一些智库机构所做的民意调查也都支持了这点。

至于我当初答应捐款时的考虑,我承认,其中当然有与人为善、不习惯“说不”的华人惯性,但更多的,是我希望能促进华人依法参政。

环球时报:回想起来,您认为这件事是否只是个“意外”?其他的在澳华人是否也面临这种危险?您所认识的华商朋友有类似担忧吗?

黄向墨:这一事件,对我来说,确实是十分意外的。相关部门对我长达两年的背景调查,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个给我澄清的过程:挖地三尺,一无所获,倒是确认了我的言行没有任何违反澳大利亚法律。“意外”的是,这样一个宣称民主、法治的体系,会放任情报机构的某些人用“莫须有”的罪名处罚一个毫无过错的永久居民,乃至公然挑衅外交政策与国际承诺。

同样的风险,当然也会降落到任何一个华人、乃至其他族裔的任何人的头上。相关机构在对我罗掘穷尽、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还能一意孤行,诸位请扪心自问,倘或你有任何一点问题,不论大小,那不正成为其予取予夺的借口吗?中国古话说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海外华人是相当多元的,包括有着多元的政治理念。对于这个事件以及我本人,有不同的解读。对此,我不仅理解,也十分尊重。需要重视的是,如果与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及法律完全一致的言行都会受罚,处罚还会有标准吗?谁来掌握这巨大的弹性执法?还有谁可能是安全的?

不仅华人从此不安全,其他族裔也会遭遇同样的风险。对我的攻击和诘难,聚焦于我亲近中国,但中国毕竟是澳大利亚的邦交国、是头号经贸伙伴,不是交战国、不是敌国;亲近中国不仅合法、而且合情合理,这与其他族裔的澳大利亚人亲近自己的祖籍国完全一样。今天,华人能因亲近中国而受罚,明天其他族裔的人也同样会因亲近自己的祖籍国而受罚。

某些华人同胞可能认为这是ASIO推行“反共”的需要,似乎只要自己不染红、不沾红即可,但是,支持祖国和平统一与个人政治观点的颜色有什么关系?只要你身为炎黄子孙,当别人要将你“抹红”的时候你又如何自辩?更进一步要考虑的是,澳大利亚政府能以国家之名与“红色中国”建交,法律上也没有任何反共防共限共的条款,即便“亲共”也绝不是错、更不是罪,却为何可以容忍情报机构某些人建立法外之法、国中之国呢?

我是一个商人,对政治信仰没有兴趣,但我是华人,热爱自己的族群、热爱自己的祖籍国、也热爱自己的子孙将在此生活下去的新家园。我希望能尽己所能推动华人同胞更好融入新家园,与其他族裔一同努力建设新家园,这就是我鼓励华人同胞政治参与且身体力行的根本原因,这在我的诸多文章中、诸多演讲中都一次次地被提及,但是,某些机构听不到、某些媒体听不到,他们是选择性地失聪,甚至选择性的误读误译,所谓的“反共”无非是他们用以排华的借口而已。

环球时报:这几天澳大利亚主流舆论如何?预估一下,支持您的占多大比例?长期以来,一些澳大利亚媒体在抹黑华人、渲染中国威胁方面出奇地统一,这是为什么?可否在此再次重申一下关于某些媒体对您攻击的回应?

黄向墨:前面已经谈了,某些报道、某些媒体不能代表澳大利亚的主流舆论。自2015年以来,部分澳媒对华人的抹黑攻击,已经上演了六季,当下的是第六季。但是,值得我欣慰的是,还是有相当多的文章,对此予以了批驳,发出了理性的声音;也有不少的政、商、学界朋友给我送来了问候与慰问。

因此,我自己坚信,也希望华人同胞、尤其是华文媒体也要认清,包括澳媒在内,澳大利亚社会的主流不是这几篇报道、这几个记者所能捆绑代表的。只是我们不能再做“哑裔”,要发出声音,让世界看到澳大利亚真正的舆论,避免这个国家走回白澳政策、走向极右的民粹主义。

环球时报:200年来,华人华侨在澳大利亚政治经济及社会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有说法称这是澳大利亚在对待华人影响力方面的一个“分水岭事件”?是否有这么严重?

黄向墨:华人来澳,至少已经200年。1818年,来自广东的麦世英在杰克逊港下船,成为有记载的最早一批来澳华人移民之一。华人是澳大利亚最早的建设者之一,与原住民和谐相处,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族裔共同努力,为建设一个繁荣、富足、和谐的澳大利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2016年的人口统计中,华裔澳大利亚人已超过120万,占人口总数超过5%。

去年,澳大利亚各界2000多人、近300多个华人团体联合在悉尼隆重集会,纪念华人来澳200周年。联邦总理、联邦反对党领袖以及各州州长都分别为纪念大会发来了贺信,以“全家福”的方式体现了“全澳一家亲”。我很荣幸能担任大会主席。澳大利亚各界对这个大会的反应十分正面积极,新南威尔士州议会上议院还一致通过动议,对华人来澳200年的贡献予以高度肯定,对大会表示高度赞赏。

但是,尽管华人勤奋刻苦、天性温和,却依然与其他非欧裔族群一起,遭遇过“白澳政策”的迫害,这成为澳大利亚伟大历史上不可忽视的污点。即便在“白澳政策”的阴影下,所剩不多的华人,依然为澳大利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乃至牺牲。比如,在艰苦卓绝的反法西斯战争中,华人与其他族裔的澳大利亚同胞一道,抛头颅、洒热血,为捍卫澳大利亚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1975 年《反种族歧视法》正式实施,宣示所有澳大利亚人,不论其肤色种族一律平等,享有同样的基本权利与机会,宣告“白澳政策”终结。这部法律与宪法一道,成为当代澳大利亚的立国之本。《反种族歧视法》实施40多年来,在包括华人在内的各族裔的共同努力下,澳大利亚成为推行多元文化、实现族群和谐的家园。但是,近年来,澳大利亚也出现了一些噪声,种族主义与民粹主义有抬头的迹象。

至于我的这一事件,是否会成为澳大利亚在对待华人影响力方面的一个“分水岭事件”,我觉得尚需观察,现在言之过早。毕竟,相关的法律程序虽然漫长,但还在进行当中。我还是相信法律、相信正义。

环球时报:有媒体认为您成了党争的牺牲品?您认同吗?

黄向墨:虽然我与不少澳大利亚政界人士都比较熟悉,但我只是一个捐款者,一个门槛外的人,对政党内部、政党之间的博弈不了解,也没有兴趣。我的捐款,都是应政党和政治人物的要求而捐献的,他们依法募捐,我依法捐赠,除了一位议员在接受捐款很长时间后突然退回之外,我的所有政治捐款都被他们坦然接受,这也说明,他们对这些捐款的合法性有足够的自信,否则,他们早该退还的。对此,我还是感到欣慰的。(《澳大利亚人报》12日称,澳两大政党已发表声明,表示不会向黄向墨退回捐款——编者注)

因此,说实话,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自己是否党争的牺牲品,这应该由对澳大利亚政治有更深了解的专家来分析解读,也更应该由时间来展现。但是,我估计,在某些媒体能够进行离奇的协同报道、能够大胆地宣称自己获得了不该获得的情报机密的背后,似乎有某种奇怪的力量,在法律之外的暗黑之地运行。这肯定需要时间才能逐步揭秘,我有信心,当那天真相大白之日,澳大利亚某些机构需要对我说声抱歉的。

环球时报:中澳关系这些年来总是“磕磕绊绊”,您认为根本原因是什么?在澳生活多年,您认为如何才能让中澳关系突破藩篱,走上正轨?

黄向墨:我不是国际关系专家,但在澳大利亚生活多年,自己对此也有些粗浅的想法。中澳关系这些年来总是“磕磕绊绊”,我认为根本原因是在新的国际关系下,澳大利亚还没有找到最能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定位。

澳大利亚的历史,决定了其有着“巨婴”的先天特性,这是客观事实,不必自卑。“巨婴”的成长需要时间,澳大利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对此完全理解。澳大利亚是个美丽的国家,华人是这个国家的最早建设者之一,是这个国家无法割裂的一部分。我和我的家庭当初从香港移居到此,不仅喜欢这里的美丽风景与淳朴民风,也因为这里本就是融入了华人血脉的家园。7年来,我在这里结交了不同族裔的很多朋友,这里的人民是非常友好和善的,反华排华仅仅是极少数。

此前,据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文章报道,澳大利亚政府在中国农历猪年大年初一,干出了一件令众多国人以及海外华人都很震惊的事情:他们竟然把一位给澳大利亚投资了数十亿财富的中国香港企业家封杀了——不仅不许他进入澳大利亚,甚至还将他的绿卡取消了!

以下是该报道文章全文:

大年初一,是咱们华人春节中最重要的一天,因为这象征着新一年的开始,应该有新的气象,新的好事发生。

然而,澳大利亚政府却在大年初一这天,干出了一件令众多国人以及海外华人都很震惊的事情:他们竟然把一位给澳大利亚投资了数十亿财富的中国香港企业家封杀了——不仅不许他进入澳大利亚,甚至还将他的绿卡取消了!

而更令人恶心的,是他们给这位华人企业家安插的“罪名”……

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位华人企业家吧。他叫黄向墨,祖籍揭阳玉湖镇,是玉湖集团的老板,在中国内地、香港等地都有长期经营与投资。同时,这位黄老板精明能干,又乐善好施,所以他不仅是胡润中国慈善排行榜的常客,业务也早早走出大中华地区,在澳大利亚、泰国等海外市场均有涉足。

其中,澳大利亚是这位黄老板最用心经营的海外市场,他不仅在该国投资数十亿澳元,聚焦商业地产及农业渔业,还给当地的学术机构和高校多次捐款,鼓励这些机构多在科研、教育以及中澳关系方面下力气。

在2011年时,他还偕全家移居该国,一方面为了更好地在当地拓展业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很喜爱澳大利亚良好的空气环境和简单朴实的生活方式。

当时,澳大利亚的政客们对于这么一位华人富商的到来十分欢迎,有不少来自澳大利亚朝野两党的政客更上门找黄向墨的“拉赞助”。而一直认为华人应该积极融入澳大利亚主流社会,多参政议政的黄老板自然也慷慨解囊,给他们提供了不少政治捐款。。

不仅如此,耿直哥还从熟悉中澳关系的澳大利亚人士处得知,黄向墨还曾在中澳两国的自贸协定谈判期间,给予了澳大利亚时任总理阿伯特、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等政要相当有力的帮助,协调双方,为这个历时10多年的漫长谈判最终达成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个协议对于两国——尤其是澳大利亚来说含金量很高。

图为黄向墨和前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

可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么一位在澳大利亚公共事务中如此活跃的华裔商人,很快就招来了澳大利亚的反华和排华势力的厌烦,并遭到了一轮轮的疯狂诋毁。

他们先是编排黄向墨是为了躲避中国国内的“反腐”而向海外“转移资产”的“中国逃犯”,却发现他在中国并没有“出事”,还总能以正面形象出现在中国的主流媒体。于是,他们又开始在澳大利亚的主流媒体上不断栽赃他是中国政府派来“渗透”澳大利亚的“特工间谍”。(详见:外媒自己都糊涂了:这个人到底是中共间谍,还是中国逃犯?

图为澳大利亚媒体对黄向墨发动的“间谍”指控

当然,除了一些捕风捉影的阴谋论,这些指控本身都缺乏证据,所以黄向墨在过去这些年里虽然也一直在被澳大利亚媒体疯狂地抹黑着,却也能继续安稳地待在澳大利亚。

其间,黄向墨本人也曾回击过这些指控,比如他曾经把一家炒作他是间谍的主流媒体告上法庭,令这家报纸不得不发布声明,澄清说没有暗示他是间谍和渗透澳大利亚的意思,又比如他还曾表示如果澳大利亚怀疑他是“间谍”,怀疑他在“渗透”澳大利亚政坛,那大可以让该国政客把从他这里讨要的“政治捐款”退回来。

可结果是几乎没人退钱。

图为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太阳报》发布的关于黄向墨的澄清声明

图为黄向墨与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

一位熟悉黄向墨的知情人士就对耿直哥吐槽说,澳大利亚某些排华势力和媒体记者对于黄向墨的这种抹黑,已经可以说是一种很严重的“癔症”了。

这位知情人士质问说:“你见过哪个间谍会拖家带口去一个国家定居,并给这个国家的发展投入自己数十亿资产的?如果真有这种间谍,恐怕每个国家都要争抢了。”

然而就在这个大年初一,澳大利亚政府还是做出了一个令人既震惊又恶心的决定,他们不仅驳回了黄向墨延误多年的公民申请,还将他在澳大利亚的绿卡也一并取消了,就这样将这位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和中澳经贸关系的发展贡献颇大的华人企业家“封杀”了。

根据澳大利亚本地媒体的报道,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个决定,是澳大利亚的情报机关(ASIO)在对黄向墨调查了2年后做出的,可在这些媒体报道中,澳大利亚情报部门给出的理由却非常含糊:没有说他违法,也没有说他从事间谍活动,仅仅是“怀疑”他“性格有问题”。

什么“性格问题”呢?

耿直哥从一位熟悉该调查的知情人处得知,澳大利亚情报部门经过对黄向墨长达2年的调查乃至“非法监听”后,并没有发现这位华人企业家有任何违法行为,也没有找到任何他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可似乎是迫于澳大利亚国内外的某些压力,骑虎难下的该国情报部门最终找了一个很荒谬的理由给黄向墨“定了罪”——这个罪名便是他担任了“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的主席。

该知情人士透露,澳大利亚的情报部门的逻辑大概是:因为这个社团是支持台湾与大陆和平统一的,而这恰恰是中国政府的政策,所以在这么一个组织里担任会长,就说明黄向墨心向中国,那他就很可能会对澳大利亚“不忠诚”,就会对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可尴尬的是,这个“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联盟”根本就是在澳大利亚合法注册的社团。该知情人士表示,如果澳大利亚方面怀疑该组织对澳大利亚的“不忠诚”,为何不取缔呢?

更重要的是,该知情人士还透露,自从与北京建交以来,澳大利亚历任政府都承认一个中国政策,一直都支持台湾问题和平解决,所以支持两岸和平统一的“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联盟”根本就不存在抵触,反而是完全符合澳大利亚一贯立场的。这又何来对澳大利亚“不忠诚”,甚至被认为会威胁到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呢?

其实,就在今年年初,黄向墨在一篇名为《海外华人就是应该理直气壮促进和平统一》文章中已经很清楚地介绍了他为什么支持中国的和平统一:因为这不仅有利于中华民族、有利于海外华侨华人,也符合海外华人各自居住国的外交政策及国家利益。

所以,那位知情人士认为澳大利亚政府用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去搞黄向墨,实在是手段下作,更让人怀疑澳大利亚还是不是一个崇尚言论自由、多元价值观以及法治的国家。而且他担心这还会给澳洲国内传递出一个混乱的信息:如果与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完全一致的行为,也要遭受无妄之灾,那么这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还算不算数?该国的情报机关乃至政府到底是服务澳大利亚利益的,还是其背后另有操盘手?

另外,有澳大利亚主流媒体的记者还发现了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细节:就当澳大利亚政府赶在大年初一对黄向墨下手的时候,该国总理莫里森却来到了一处该国重要的亚裔聚居区给当地华人拜年,可他这番“作秀”所选在的商场恰好就是黄向墨的产业,当地政府和民众还在期盼其升级改造能给当地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对了,这位澳大利亚总理发布这一消息的“微信”平台,几周前也刚被澳大利亚媒体打上过“间谍”和“渗透”的标签……

话说回来,一位了解黄向墨近况的知情人士告诉耿直哥,虽然黄向墨本人对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一决定感到吃惊,他也已经被这么多年澳大利亚官方和媒体持续的污蔑和诋毁搞得身心俱疲。所以他已经将在澳大利亚的业务和股权、职务转交给自己的家人,接下来他本人会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其他懂得尊重他人和珍惜人才的地方。

最后,耿直哥得知黄向墨刚刚已经就此事发布了声明 (详见本文最下面的“阅读原文”)。他在声明中向澳大利亚的政客们提出了一个非常合情合理的呼吁:你们什么时候把从我这里索要的政治捐款退还给我?我好捐给慈善机构——实际上,相当一些澳大利亚媒体此刻也在这样呼吁说:你们既然觉得黄是间谍,就赶紧把钱退给人家吧?

更多精彩澳闻,请点击跳转澳闻频道阅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08)
奇哥 2019-02-12 回复
此事在澳洲早己有了大量的调查和报道,为了此事澳洲甚至都己专门立了法禁止外国利用政治捐款的漏洞来干预澳洲的政局,尤其是中共利用像黄这类的商人来收买工党和个别自自党的澳奸。黄并非什么坏人,不过就是一个投机份子罢了。他连澳洲公民都不是,却去当什么澳洲和统会主席,处处以侨领自居,而且还成了澳洲建国历史上政治捐款最多的大款!这样的小爬虫还想当过江龙,想不倒霉都难呵![Tongue]
心平氣和 2019-02-12
敬请奇哥解释一下,收到一位“品行不端”的二百六十万,笑纳,然后拒绝永居及公民申请。在此,不评论“坏人投机过江龙”。收进这真金白银的二百六十万,然后说,你不能在澳洲住。
胡搞瞎搞 2019-02-12
所以那位收款的被迫退出政壇 在電視上哭到不行 而叛國那位被驅逐 🙏
胡搞瞎搞 2019-02-12
很簡單 一方面澳洲政客 愛錢 卑鄙 無恥 又遇反中國熱 拿他開刀 不過‘無風不起浪 ’ 他的行為等等 傾向于 幫別國打工 搞到變陰陽人 又想入籍 ,澳方愛錢黃先生叛國 、反正他都不是完全效忠澳洲 澳洲人民跟政府是不會可憐他。在中國的中國公民正常邏輯上應該也唾棄他因為他想入別國籍 。簡單來說不是間諜 (幫共產黨打工)就是 澳洲版漢奸(背叛澳洲 親別國)出來哭到多慘都沒用。醫生建議多吃幾顆抗憂鬱藥物 低調一陣子 避免錢被共產黨收回太傷心想不開。以上
Visvimzxc 2019-02-12 回复
為什麼國內同胞都喜歡往外國跑? 另一方面又不停說中國最好?
小怡82 2019-02-12
因为这些华人一方面向往澳洲的生活,来了澳洲后,另一方面又无法融入澳洲的社会。其实他们来这个国家并不是真心认同这个国家,而且想take advantage of this country 我不知道中文怎么表达了
胡搞瞎搞 2019-02-13
不過世界各國討厭的所謂中國人 其實真的都是被共產黨害的 從文革到天安門 共產黨這40年是把經濟搞好 但是沒有他們其實早就好了 也不會出現跟世界脫節的變態道德斷層 根本就是100年都不到的人民素質 何來5000 年 自己挖坑跳進去 剛爬起居然在沾沾自喜 所以我奉勸中國朋友 你現在可以討厭我說的話 但是為了你的下一代 你一定要學會思考 正視不堪回首的歷史 做個真正的自由人 !來吧 澳洲歡迎你 !( 狂奔~~~) 等等 ,我在High什麼 。😂 睡了 Bye .....
胡搞瞎搞 2019-02-12
少來 你媽應該已接過來 或在想怎麼辦簽證 想騙我 這裡養老環境真的不錯其實 👍
机场港口提货 2019-02-12 回复
黄老板又走套路,利用环球日报为自己发声,企盼中国高层支持。这与向澳洲执政,在野兩党捐款,和澳洲总理们合影,出任和统会主席来扩大影响,简直就是异曲同工,打肿脸充胖子。此人太高调,不看好他的结局。
敏乐九宫格 2019-02-12
首先,和统会损害了澳州与台湾的外交国家利益, 给红色发声违反了这个法 “ On 19 October 1950, the Communist Party Dissolution Act 1950 (Cth) was passed by the Australian Parliament, at the behest of Robert Menzies’ Liberal-Country Party coalition government, who had swept to power in the federal elections just a year before.” https://www.ruleoflaw.org.au/65th-communist-party-case/
dragonlee 2019-02-12
这个黄生心里有气要发泄一下,可以理解
奇哥 2019-02-12 回复
只要黄向墨可以按规定公布其向工党捐献的几百万澳元的巨款的来源不就一切都不言自明了吗?澳洲政府最近通过的禁止外国政治捐款的法令无疑是对中共试图通过向工党捐款而影响澳洲政局的企图之重大打击。中国政府应该要言行一致,谨守其不干涉他国内政之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澳洲已经超过英美成了中共权贵转移资产和家人的首选之地,怎可能轻易放弃?这次被澳洲政府逮到了渗透的证据所以才恼羞成怒怼将起来,其实不过就是茶杯里的风波,过不了几天就没事了,中国就是跌落地抓把泥沙,想要捡回个面子罢了。对生活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许多华人、尤其是对来自中国的包括留学生在内华人来说,他们选择不投奔中共统治的中国或不留在中国,而是选择定居西方国家或到西方国家求学,显然是他们喜欢并珍视自由,但与此同时,这些珍视自由、在西方国家享受自由的人,却赞美严酷镇压自由的中共政权。这种局面导致中国国内外许多对中共政权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这些华人中的所谓爱国者是当今世界最无耻、最缺乏道德节操的人,因为他们虽然长居在澳洲,爱的却是某个专制反民主的外国。
心平氣和 2019-02-12
更正一:二百六十万澳元是向执政在野即工党和自由党二党同时捐献的,而不只是工党一家。更正二:“巨款”的来源是ATO的权责范围。更正三:自由民主世界,各自心平气和发表见解,千万不要轻易脸谱化。成熟的成年人,应该习惯听不同的声音,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摆脱那个时代留给我们的烙印。
心平氣和 2019-02-12
“哥”人“奇”,文也“奇”。共欣赏。
Banike 2019-02-13
提供兩個客觀事實線索,全部來自牆內: 1. http://www.yuhugroup.com/v2010/ds.html 玉湖集團大事記,2010年12月4日,黃暢然(黃向默)捐款1.5億揭陽樓。 2. http://news.sina.com.cn/c/sd/2014-07-21/104030553265_2.shtml 2014年7月21日 新浪新聞 中央重拳反腐專題 「土皇帝與明日之星」
閒言碎語 2019-02-12 回复
巨嬰的專屬國大家都知道,怎麼安在澳洲頭上?可笑,急了亂咬。
土居澳民 2019-02-12
澳洲是个受气包,跟巨婴不搭界
敏乐九宫格 2019-02-12
首先,和统会损害了澳州与台湾的外交国家利益, 给红色发声违反了这个法 “ On 19 October 1950, the Communist Party Dissolution Act 1950 (Cth) was passed by the Australian Parliament, at the behest of Robert Menzies’ Liberal-Country Party coalition government, who had swept to power in the federal elections just a year before.” https://www.ruleoflaw.org.au/65th-communist-party-case/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