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5月26日 21.1°C-23.9°C
澳元 : 人民币=4.69
布里斯班

【深度】一起P4级病毒实验室的泄漏事故(组图)

2020-02-19 来源: 石江月防务观察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在美国的马里兰州的弗雷德里克市,有个叫德特里克堡的地方。

这里有个神秘的基地,基地大门外的警卫对所有进出的车辆和人员进行着十分严格的检查。在这个基地里,有一幢很奇特的建筑物,几乎没有一个窗户。这栋楼由混凝土和黄砖砌成,占地近十英亩。

屋顶上竖着一个高大的通风管,这个通风管里排出的废气,可不是一般的气体。很可能是从一个4级防护(P4)密闭生物实验室里泵出后再过滤的废气。

因为,这里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简称 USAMRIID),是美国境内四个拥有已经建成的P4实验室的单位之一。而这个实验室研究的病毒都是高致命性的,例如埃博拉、黑死病、鼠疫等等。

2019年,这个实验室就发生了危险的泄漏事故……

这个P4实验室不简单

先说说P4实验室是干啥的吧。

P4实验室的全称是“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P”是代表英文Protect。目前世界上将生物实验室分为4个等级,简称P1、P2、P3、P4,按照安全系数分级,数字越大安全系数越高。P4实验室是生物安全最高等级。

要知道,17年前肆虐全球的非典(SARS)病毒危险等级,也才是三级。

P4实验室主要用于烈性传染病研究与利用,如埃博拉、天花、炭疽、鼠疫、HIV等,是人类迄今为止能建造的生物安全防护等级最高的实验室。所以,就要求这种实验室必须有效阻止传染性病原体释放到环境中,同时为研究人员提供安全保证。

按照国际惯例,只有在P4实验室才能对埃博拉等烈性病毒进行研究。对新发现的病毒,也应该首先在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进行确定。

而对于USAMRIID,其拥有的美国军方唯一的P4实验室,肩负的使命主要是医学防护。研究所负责开发各种手段,保护士兵不受生物武器和天然传染病的侵害,专攻领域是药物、疫苗和生物防护。

这个研究所总有许多项目在同时开展,例如研发针对炭疽或肉毒杆菌等各种细菌的疫苗,研究有可能以天然疾病或战地武器方式,侵袭美军士兵的各类病毒。

二战期间,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生物实验室开始研制攻击性生物武器,例如试图开发致命的细菌和病毒毒株,装进炸弹投向敌方。

1969 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命令,禁止在美国境内研发攻击性生物武器。从那以后,美国陆军的各个实验室转为和平用途,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也因此创立。它致力于研发保护性疫苗,集中精力研究控制致命微生物的手段。

简单说,就是探索如何阻断恐怖病毒在人类中,点燃爆发性致命传染的链条。

虽然这是美国陆军下属的研究所,也是军方的P4生物实验室,但是因为很多项目跟民间息息相关,而且项目的经费来源有不少也是从政府划拨,所以在业务上美国疾病与控制中心(CDC)对这个实验室有指导权。

去年11月23日,弗雷德里克当地的《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就披露了这个神秘的美国军方P4生物实验室,发生了两起泄漏事故的经过。

两起泄漏事故

2019年7月到8月,这个美国陆军P4生物实验室内部报告了两次泄漏,导致美国疾控中心在迅速实施现场检查和评估后,第一时间停止了该实验室的高级研究项目。

由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在2019年11月22日对外宣布,“将在有限范围内重新开始P4实验室的运作”,但是重新运行需要向相关部门提交整改报告,这才让泄漏事件的更多细节得以浮出水面。

《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根据美国的《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类似信息公开法),要求获得一份关于泄漏事故调查结果报告,其中详细列出了CDC调查期间发现的一些情况和泄漏导致的后果,以及当时USAMRIID内部报告泄漏问题的员工所观察到的情况。

报告称,USAMRIID向美国CDC报告的这两起泄漏事件表明,这个军方P4生物实验室未能“实施和保持足够的控制程序,以控制特殊的制剂或毒素”。泄漏事故是生物安全等级为3和4的实验室在操作中造成的,这种实验室需要特殊的保护设备、空气流量和标准操作程序。

由于在“联邦特殊制剂项目”下,根据特殊制剂泄漏导致的警报信号做出了防控响应措施,目前还不清楚这两次泄漏事件造成的后果。

USAMRIID研究所的负责人达林·考克斯上校(Col. E. Darrin Cox)实际上在2019年7月底才上任。他说,“违反”是一个“意味深长的词”。虽然有漏洞,但是幸好没有暴露,也没有人接触过任何制剂或毒素。

据称,当这些违规操作的行为被报告后,USAMRIID当时的负责人下令停止实验室的所有工作,以便工作人员可以进行安全检查,进行补救防护。

而据《华盛顿邮报》之前的报道,美国CDC在2019年6月对USAMRIID就进行过一次检查,这是包括定期和不定期检查在内的“标准规定”的一部分。CDC在2019年7月12日发出了一封对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表示关注的信件,随后在7月15发出了停止实验活动的信函。

不久之后,USAMRIID在美国联邦“特殊制剂”项目(Federal Select Agent Program)的注册资格被暂停,该项目负责监管特殊制剂和病毒毒素,比如埃博拉病毒或导致鼠疫的细菌。当时,USAMRIID正在研究埃博拉病毒,以及会导致鼠疫和委内瑞拉马脑炎的病原体。

问题出在哪?

美国疾控中心在其检查结果中指出,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起码有六处违反了处理特殊制剂和毒素的联邦法规。而这六处中,有一个是两次违规。

另一个违规之处是,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未能系统地实施生物安全和遏制程序。在一个案例中,工作人员故意打开高压舱室的门,与此同时员工则负责清除生物危害废物。

报告称:“这种错误操作,增加了从房间流出的受污染空气被吸入高压舱室的风险,在高压舱室里,工作人员不能戴呼吸保护装置。”

报告中有很大一部分内容经过了修改,以防止报告的泄漏或对特定注册人员的查看可能危及公众健康或安全。

考克斯说,把高压舱室的门撑开已经构成一起“事故”,而不是一起违规事件。美国疾控中心在检查中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经过调查发现,把门撑开的人并没有恶意。

“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公然藐视规则,”考克斯说。“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他们认为这可能是合理的。但事实上,它仍然不符合标准操作程序。”

根据检查报告可以发现,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还发生了类似性质的其他“事故”,这导致美国疾控中心认定,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存在系统性误区。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疾控中心要求USAMRIID研究所确保对人员的培训工作。考克斯说,根据“停止和终止令”,研究所对内部的培训工作进行了审核、验证以确保工作正常,并对员工也进行了新的培训并考核。这个制度将继续下去,以确保严格的培训工作一直开展下去。

另外,还有一个存在问题的地方,是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的废水净化系统。根据之前的新闻报道,在2018年5月该系统受损后,实验室一直未能成功改善其排污系统。

“停止并终止令”自动将该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从联邦“特殊制剂”项目的注册名单中除名,该项目授予特殊许可,准许做这类研究和拥有致病物质,要重新取得许可,实验室需改善其排污程序及系统。

这并非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第一次泄漏事件。

去年,一本关于莱姆病(Lyme disease)的新书《叮咬》(Bitten,暂译)透露,莱姆病这种由蜱虫叮咬传播的疾病于美国流行,就是因为德特里克堡的USAMRIID生物战争研究人员数十年前无意中把细菌外泄,引起哗然。

同样是在去年,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美剧《血疫》,围绕的内容主线就是USAMRIID的P4生物实验室在处理100只从菲律宾进口的食蟹猴中,因为轻视了埃博拉病毒的存在,而导致了病毒泄漏、感染的重大事件。

SARS病毒也曾泄漏

当然,这种实验室病毒泄漏、意外感染事故在美国之外的一些地方都有发生。

比如,我们熟知的SARS病毒,在2003年疫情结束之后,也发生了数起SARS病毒的实验室泄漏事故。地点就包括新加坡,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

据《中国科学报》2014年7月25日第14版的一篇文章报道,2003年9月,由于不当的实验程序导致西尼罗病毒样本与SARS冠状病毒在实验室里交叉感染,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名27岁的研究生感染SARS病毒。

当年9月底,新加坡环境部长林瑞生就环境卫生研究院实验室发生的SARS感染事件,向新加坡人民致歉。林瑞生说:“环境卫生研究院必须承担责任,国家环境局也必须承担责任。因为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显示,我们的实验室的确是不够安全。”

2003年12月,台军方预防医学研究所44岁的詹姓中校,因在处理实验室运输舱外泄废弃物过程中操作疏忽染上SARS。台湾科学委员会随即作出决议指出,詹中校违反了SARS项目研究计划的“实验室安全准则规范”,被给予不得申请研究计划经费的处分。

2004年4月,SARS疫情重又进入中国人的视线。只是在这次SARS疫情中,肇始之地显得身份特殊。没错,这一次SARS疫情正是源自实验室:

随后的调查证实这次SARS疫情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以下简称病毒所)的实验室感染(在2003年SARS疫情平息后,病毒所被卫生部指定为SARS毒株的6家保管单位之一)。

这次疫情,北京和安徽两地共出现9例SARS确诊病例,在短短的几天内有862人被医学隔离。

“安全无小事,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安全漏洞。”中国科学院院士、当时担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高福在谈起这起意外时说,“生物安全的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今年2月15日,科技部出台了《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意见》要求实验室发挥平台作用,服务科技攻关需求。同时,各主管部门也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因此,无论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P4实验室的教训,还是从SARS疫情之后病毒数次在实验室中泄漏的案例着眼,此时此刻强调加强病毒生物实验室的安全,非常及时,也有着特殊而深重的涵义。

关键词: P4病毒实验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