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0日 16.1°C-18.0°C
澳元 : 人民币=4.93
布里斯班

残忍杀害妻子后,这个男人决定去死:比死亡更可怕的,是被孩子遗忘(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繁华事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这几天,我突然对变老产生了极深的恐惧。

事情起于一个老人、一个脸盆。

7月31日,安徽蚌埠一小区,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

有居民隐隐约约听到脸盆的敲击声,但不知声音从哪来。

那时,声音已持续了四天。

她顺着声音走到尽头,才发现是一位老人在敲击脸盆。原来,老人在阳台上摔倒了,无法起身。

整整4天,滴水未进。

孩子已经20天没来看过他。

邻居也不会管。

没有人关注,没有人照顾,他被“世人”遗忘了。

老人只能倒在那里,用微弱的力量,敲击脸盆求救。

幸运的是,他的求救信号终于等到回应。

老人等到安置后,几乎把矿泉水瓶“接”到嘴里,水一鼓作气往里灌。

民警阻止也不是,干看着也不是。生怕老人呛着。但又无可奈何。

这一幕,我看了很多次,心中五味杂陈。

当一个人老了,身边“举目无亲”,最简单的生存欲求,都成了一种奢侈。

物质生活?几近一无所有。

就像这位老人的房屋,目之所及,只有发霉的食物。

我们常说“养儿防老”,并非全出于功利心。

而是出于“老有所依”的期待。可当孩子把父母“遗忘”时,这种期待也就成了一场空。

02

2019年5月18日,山东肥城一户人家发生了一场凶杀案。凶手就是“枕边人”。

很多人肯定会以为,夫妻之间无非是利益纠纷,或矛盾冲突。

但其实都不是。

夫妻也并非中青年,而已携手走到老年。

关系一直很不错。

转折发生在2013年8月。

妻子被确诊出抑郁症。

崔泉祥照顾得筋疲力尽。

他想自杀,却又担心妻子无人照顾。

于是萌生出让妻子和自己一起死的想法。

很可悲。

或许从始至终,崔泉祥都没想过寻求孩子们的“援助”。

他被困住了,悲观绝望。

而儿子媳妇却只看到,父母感情很好,母亲患病多年,一直是父亲照顾她。

就像网友评论的:“儿女供述:父母夫妻和睦,家庭美满。然而老人悲观厌世,残忍杀妻?这个逻辑真的......”

我不忍心细想。

有多少孩子在“虚构”一个理想中的情景:

父母生活自给自足,没有烦恼,没有争吵,没有情感缺失,凡事亲力亲为,不需要自己过多的关心。

但现实是,对老人来说,力有不逮再正常不过。

03

失去与社会、子女“链接”的老人,有两种悲惨的结局。

一是绝望自杀。

二是孤独死去。

“主动”告别人世需要勇气,而孤独至死更为普遍。

也更令人望而生畏。

日本有一部纪录片,叫《老年公寓清洁队》,里面把第二种结局称为“孤独死”。

什么是“孤独死”?

一位教授给出了更具体的定义:

第一,有人在房子里死了;

第二,死亡过程无人目击;

第三,自杀不是孤独死亡。

也就是说,“没有人预料或预测到死者的死亡。”

那将是一个人最为悲伤的时刻。

心中的遗憾、惶恐、倾诉.....都无人看见、听见。

只有自己,是自己最后的“见证者”。

这比孤独地活着,要可怕太多。

纪录片中,有一名工程师,在还没退休前,经常和同事喝酒。

退休后,基本见不到什么人了。

他带着某种壮烈的语气说:“总之,总有一天,我会悲伤孤单地死去我已经准备好了。”

为了预防“孤独死”,“零孤独死”巡逻队应运而生。

在一些老年人比较多的社区,居民们自发设立一个巡逻体系。

居民巡逻,社工上门拜访,打破老年人过于“宁静”的生活......

诸如此类的努力,不过是为了打破一个现状:相互“麻烦”地活着,并不可耻。

有人说,“孤独死”是一个死局。

正如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中所写:“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句悲观而丧气的话。

当一个人渐渐老去,沉浸在自己的孤独里,他会剔除掉所谓“不必要”的交流、“多余”的问候。

“一切从简”,别人也就看不见落在他内心里的“雪”。

灰暗的情绪不断涌来。

人就会一天天暗下去。

这是一种死循环。

打破了,生活依然可期;

打不破,就会被绝望打败。

有一部电影,叫《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正是教我们如何打破这种绝望。

欧维是个性情乖僻的老人。

有一天,他被解雇了。

内心怀抱着对已故妻子的怀念,他对活着也失去了眷念。

就在他把自己收拾得一丝不苟,准备“体面”地自杀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小区里来了新邻居。但他们的停车技术太糟糕,欧维看不下去了,放弃自杀跑去帮忙。

之后,他的“自杀行动”一次次受到搁浅。有时,是因为小孩往他屋里张望;

有时,是邻居家小孩给他送来食物;

有时,是女邻居挺着大肚子,要欧维送她去医院......

总之,欧维的世界里不再是单一色彩。

增添了许多生气。

也开始与他人链接。

有网友评论说,“这个世界,正以各种方式挽留他。”邻居“介入”了欧维的生活,也挽救了他的生命。

他开始看见更多的美好,也慢慢融入邻居的生活里,体会种种快乐。

不再是一个孤岛,无人靠岸。

05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人的一生要经历三次死亡。

第一次,是脑死亡。

从生物学上讲,他死了。

第二次,是葬礼。

他从社会中消失。

第三次,是遗忘。

再没有人记得他的音容笑貌,那时,他彻彻底底地死了。

确实,“遗忘”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存在。

被家人、朋友,乃至社会遗忘的老人,将面对一生中最沉郁的孤独。

不被惦记,不被关心,不被需要。

自己与世界的联系被硬生生切断。

价值感为零,活着变成“可有可无”的事情。

那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人已经“提前”死去。

只是肉体的死亡“滞后”一些。

有人说,父母养大孩子,是一个奋力托举的过程;

而孩子长大后,就忘了“根”的存在。

老人瞬间变成一叶浮萍。“好好死去”也变成一种奢侈。

何其可悲!

父母需要的,其实很简单,无非是隔三岔五的关心,有规律性的看望。

而这些,将给父母和外界“搭”一座桥梁。

给他们建立情感链接,以及生之渴望。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