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0月25日 17.2°C-19.4°C
澳元 : 人民币=4.77
布里斯班

中国农妇连生三娃,谁料全患“鸭子病”!丈夫带一儿离家:咱互不干扰(组图)

1个月前 来源: 图文时代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图片中的男孩名叫王浩,今年10岁,来自山东临沂沂水龙家圈街道甘河村。一说起王浩,街坊四邻脱口而出的便是“学习棒”,每到期末,王浩都会兴高采烈地拿着奖状回家,然后大声地把奖状上的内容读给妈妈听。

“村里人都挺好的,平日里很关心我们孤儿寡母,小王浩也很争气,我就算再难,就算有一天真的瞎了,也得把他养大!”王浩的妈妈武善玲激动地说。

“我的大儿子在王浩还没出生时就去世了,大儿子走了没多久,二儿子也犯病了,我天天哭,眼泪都哭干了,视力就越来越差。”武善玲情绪低落地说。

2016年,王浩6岁,父亲再也忍受不住压力,带着13岁的二儿子悄悄离开,留下书信道“一人养一个,咱互不打扰。”武善玲多次打电话哀求丈夫回来,可4年过去了,对方早已换了联系方式。“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几乎天天梦到老二,梦到他哭,不知道孩子现在咋样了?”武善玲说。

据武善玲回忆,三个儿子都是在10岁左右时出现症状的,先是食欲差,身体越来越瘦,身高长得慢,逐渐地大腿的肌肉开始萎缩,行走变得困难,有时只能蹲着前行,都说是“鸭子病”。

“站着很难蹲下,蹲下很难站起来,俺也想上体育课。可我只能眼巴巴看着同学们又蹦又跳。村里有小孩喊我‘小鸭子’,一开始我生气,慢慢就不生气了,生气也没用呀。”王浩委屈地说。

武善玲先后带着王浩去了好多家医院,但都没有查出一个明确的病因,医生初步怀疑王浩患的是基因病,建议武善玲给孩子做基因检测,但是这个苦命的妈妈实在拿不出高昂的医疗费,只能带着王浩回家,靠吃些钙片和止痛药维持。

丈夫带着二儿子离开的第二年,公婆便委婉地让母子俩从家里搬出去。无依无靠的武善玲带着王浩回了娘家,因为已经外嫁多年,回去后的生活多有不便,于是她带着王浩去了邻村,每月600多元租了一间老屋,因为年久失修,房顶破了一个大洞,一到雨天就是母子俩的“噩梦”。武善玲白天的眼睛还能模糊看清,偶尔在村里帮人剪剪果树。

“我真是怕,怕哪天我真看不见了,王浩才10岁,以后怎么照顾自己啊?我没了一个孩子了,不想再没了他。”武善玲说。

一盘清炒土豆丝,一张煎饼,是娘俩最常吃的饭菜。而吃饭对王浩来说就是“受罪”,比腿疼还难受,因为身体原因,王浩的食欲越来越差。武善玲心疼,每顿饭都会含着泪耐心地劝孩子多吃几口,零星的几个肉渣,她都会夹给王浩,自己舍不得吃一块。

王浩说,他最怕的就是冬天。两条腿会因为寒冷更加地疼痛,早晨上学时天刚蒙蒙亮,妈妈要背着他往学校走,好几次因为看不清路,娘俩摔到路边的小沟里。“有一次妈妈抱着我哭,像个小孩子一样一直哭一直哭,哭够了又背着我继续上学。”王浩说。

从那之后,娘俩形成了一种默契,路远,武善玲就背着儿子,天暗,王浩就做妈妈的“眼睛”。“给不了他好的生活,作为一个妈妈我太失败了。我现在就想给他治好病,让他能安心地上学,可说起来容易,这条路走起来难啊!”武善玲说。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