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0日 23.3°C-24.4°C
澳元 : 人民币=4.99
布里斯班

最后一次视频,竟成生死离别!澳身亡华裔送餐员遗孀:“我想去死,但孩子们怎么办?”(视频/组图)

2020-11-04 来源: Sophia 杰夫 评论114条

华裔送餐员小军生前一直有个愿望:攒够钱把女儿接到澳洲来读书,一家人在此团聚。

如今,澳洲却成了这家人心底永远的痛。

屏幕快照 2020-11-03 下午5.46.28.png,1

小军与一双子女(图片来源:供图)

上周六,在小军的生前住所,遗孀魏利红接受今日澳洲App的专访。还未开口,便已泪流满面。

中国大陆地区以外用户可点击观看 >>

“再不给孩子存点钱,等老了咋办?”

小军1977年生于陕西省汉中市,本周一原本应是他庆祝43岁生日的日子。10岁时母亲去世,父亲一个人把他和姐姐拉扯大。老人今年75岁高龄,一直没有再婚。

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可点击观看 >>

2001年,小军认识了小自己3岁的利红。两人于次年结婚,一对儿女相继出生,日子虽不富裕,倒也和美。

2018年,听朋友说澳洲薪酬高,他萌生了赴澳务工的想法,但却遭到了妻子的反对。

WechatIMG4042.jpeg,1

结婚照(图片来源:供图)

对于从未出过国的魏利红来说,澳洲太远了,她担心万一出个什么事,丈夫回不来,他们也过不去。 

“我都40多岁了,再不拼,不能给孩子存点钱,等老了以后咋办?”每当妻子反对时,小军都会这么劝妻子,“我就去看看,如果不好就回来。” 

利红永远都忘不了他们分别的那天,高铁列车上,隔着玻璃,小军在车上淌泪,她在站台上哭。

丈夫出事后,利红不止一次后悔地想,“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再苦再累我也不会让他出去!”

最拼命的人,慷慨“老大哥”

在室友眼中,小军是屋子里最拼命,也是最节俭的人。

每周只休息一天,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忙到凌晨2-3点才到家,第二天10点起床继续接单、送餐。

屏幕快照 2020-11-03 下午3.47.40.png,1

小军的工服(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住在隔壁单间的李亚夫妻常半开玩笑跟他说,“我们俩口子赚的都不如你一个人多。” 

大家都知道他家里负担重。女儿上高中,儿子读小学,还有3位老人要赡养,妻子没有工作。

不过,这并没有让小军成为一个吝啬的人。

几乎每隔两周,小军就会张罗着室友们在家一起吃顿饭。有时候是涮火锅,有时候是炒菜。“他会骑上摩托车,出去买很多菜回来。”

屏幕快照 2020-11-04 下午2.22.54.png,1

有次,李亚夫妻国内房子装修超出预算,急需用钱,小军知道后给他们转了$3000澳币。“先拿去用,等有了再还。”

他总是像“老大哥”一样,照顾着房子里的每一个人。

小军走的时候,室友和老乡们一直守候在身边;去世月余后,他的房间一直保留着原样,房租由室友承担。

利红抵澳结束隔离后,第一件事便是赶去小军的住所,睹物思人,难以自禁趴在丈夫床头嚎啕大哭。

IMG_5474.GIF,0

在床边追思亡夫(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这个身高近1米8的西北汉子,生前就睡在这张单人床上。枕头不够高用衣服垫,一床冬被,还是室友给的。

一个行李箱,三、四个纸箱,是他在澳洲的全部家当。

每当利红心疼他,劝他别太累,要他对自己好一点,小军总会轻描淡写地说,“大家都是这么过的。”

来澳两年,每月除了留下基本的生活费,其余全部寄回家。

最后一次视频,却是生死

视频通讯,是这对夫妻每日雷打不动的“功课”。却从未料到,最后的一次视频,却是生死别。

车祸发生第二天,9月30日北京时间上午11点多,身处国内的利红接到悉尼医院打去的电话,告知经抢救无效,小军已经脑死亡。

利红哀求医生不要停止抢救,“只要有心跳,他一定可以醒过来,他一定放心不下我们!”

IMG_5472.GIF,0

忆及过去泪流不止(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到下午6点,最后的坏消息还是传来,小军的心跳也停跳了。

医生让家属安排视频电话,见他最后一面。

视频一端,病床上,小军眼睛微睁,面部浮肿,伤痕累累,浑身插满管子。

1222.jpg,1

小军生前最后影像(图片来源:供图)

另一端,屋子里的亲戚哭成一团。8岁的儿子哭着叫爸爸,利红的母亲的也呼喊着,“老天爷,你把我的命拿走,把他的命还给他啊!”

由于10岁便没了母亲,小军视岳母好比生母一样;而他75岁的老父亲,至今还被全家人瞒着,不知道儿子去世的消息。

这3位老人目前都仍在务农。小军的离世,让这一家6口瞬间断了经济来源。

“我想去死,但孩子们怎么办?”

上周五,结束隔离那天,恰好是利红的生日。

前往小军生前住所整理遗物时,清出来一个崭新的白色链条背包,那是小军提前为她准备的生日礼物。

“我在视频里见过,他说觉得我会喜欢就买了,本打算下次给儿子寄奶粉的时候一起寄回家。”

小军生前室友曾对记者说,“你能想象吗?都老夫老妻了,每天三四通视频电话,逢年过节还送礼物,刚谈恋爱的也不一定能做到。”

WechatIMG4048.jpeg,1

买给妻子的礼物(图片来源:供图)

赴澳办理亡夫身后事,利红住在隔离酒店的那些天,无数次想到了死亡。

从隔离酒店的窗子向外望去,是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每当看到有穿着工服的送餐员经过,她总是忍不住想,那会不会就是小军。

屏幕快照 2020-11-03 下午4.14.03.png,1

隔离酒店楼下路口(图片来源:供图)

直到葬礼前,她还在想,是不是和丈夫同名同姓的人出了车祸。

即使看到小军躺在棺木中,利红还是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他就像睡着了一样,我好想拉一下他的手,让他醒过来啊!”

葬礼1.JPG,1

小军葬礼(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我想去死,但是孩子怎么办,老人怎么办?”利红无助地抱着小军生前穿过的大衣,一次次在痛哭后强打精神,又再度陷入无边无际的痛苦中。

(注:文中图片均获独家授权发布)

采访后记

40多岁的小军独自背井离乡,

又匆匆告别了这个世界。

来不及送完手里最后一单外卖,

更来不及和家人好好道别。

很少有人能记住他的样子,

尽管他或许曾裹着工服出现在你家楼下,

又或是和你在街头擦肩而过。

在芸芸众生里,他似乎渺小如尘埃,

渺小到很多人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忘记这场悲剧;

但对这个7口之家而言,

他却是无可替代的中流砥柱。

这根柱子,在9月29日下午5点多钟轰然坍塌;

这个家庭,猝不及防便拖入深渊。

小军离开的那天,

还有将近4000名送餐员,

背负着家庭的期待,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

奔走在悉尼和墨尔本的大街小巷。

(有愿意支援这个家庭者,可参考下面魏利红的澳洲账户信息)

银行:Commonwealth Bank

账户名:Lihong Wei

BSB:062 140

Account Number:1162 5552

相关新闻:

“老天爷瞎了眼!”赴丈夫生前住所,悉尼华裔送餐员遗孀号啕痛哭!(组图)

被撞华裔送餐员葬礼举行,遗孀豁免抵澳出席!“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视频/组图)

泪目!悉尼被撞华裔送餐员不治,室友追忆一别永生,“慷慨仗义老大哥”(组图)

被撞外卖小哥伤重不治,巴士司机被起诉,悉尼华人区车祸仍在调查中(视频/组图)

刀子和伤疤,澳洲华裔送餐员“不要命”的背后,真相让人泪目(组图)

(记者 Sophia)

WechatIMG3220.jpeg,0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新闻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14)
梁彧藄 2020-11-04 回复
千万别想着死,好好把孩子带大,让自己丈夫看到孩子们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悉尼十年纹身师 2020-11-09
借楼:刚捐了一百。请你活下去... 很难... 先活下去
LilAid 2020-11-04 回复
捐了50 希望能度过难关
linki 2020-11-04 回复
$50绵薄之力 希望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Kat在微博里 2020-11-04 回复
唉,多少华人背井离乡只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不容易啊
Petalduo 2020-11-04 回复
我捐了$20,多少是个心意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