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5日 17°C-27°C
澳元 : 人民币=5.03
布里斯班


叫板 iPhone,全宇宙我只服他!

10天前 来源: 硅谷密探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硅谷Live /实地探访/热点探秘/ 深度探讨

任性的实力派。

几天前,罗永浩在成都开了一场大会,发布了全新的锤子手机——坚果 Pro 2。发布会也就两个小时吧,结果老罗带着他的锤子手机连霸了两天的热搜。在2016年,还据说是濒临倒闭的锤科,终于打了一场翻身仗,逆袭成了小鲜肉。

然后我就发现有人说,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就是挺老罗!锤子终将粉碎苹果!还有人说,不要再嘲笑我们老罗天生骄傲了,人家就是中国乔布斯!

不管怎样,关注度摆在那里,这次老罗在智能手机业的回归战,可以说是打得相当漂亮了。

虽然我还没摸到传说中“美哭了”的坚果 Pro 2,但是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在硅谷和老罗颇为相似的人。

一样的喜欢搞事儿,一样的天生骄傲难自弃,这个人最近也造了个“美哭了”的智能手机,并表示要正面叫板包括苹果在内的一众老掉牙的智能手机品牌。

这个人叫Andy Rubin,是个大神。

Andy Rubin 本神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安卓系统是他造的!按辈分来说,罗永浩也得叫他一声祖师爷。

不仅在造手机上,Rubin 要领先老罗一步,就算要让他和老罗比比谁更任性,我也觉得 Andy Rubin 稳赢!用两个字概括他的人生,就是大写加粗的任性。

喜欢“搞事儿”

Andy Rubin 1963 年出生于纽约州,在26岁以前,他都还只是个比较聪明的安静的工程师。直到1989 年的一天,一场意想不到的“面基”,直接将他后半生的画风都改变了...

那天早晨,Rubin 在开曼群岛的一片沙滩边悠闲地散步。突然,他看见一个人可怜巴巴地睡在沙滩边。上前一问才知道,这位叫 Bill Caswell 的哥们儿,因为和女朋友吵架,被赶出了宾馆,身无分文的他只好在海边露宿了一晚。

Rubin 路见有难,出手相救,让这位可怜人住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得不说,两位好基友的确共同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在当他们喝着小酒聊着天的时候,Bill 说,Andy 啊,我看你是个好人,为了报答你的搭救之恩,我把你推荐到我们公司苹果(Apple) 去工作吧!

结果 Andy Rubin 就真的去了Apple...如果他老老实实的继续做着程序员,故事可能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你们也懂得,有些人不作死就不舒服...

入职了顶级科技公司,喜欢搞事情的他立马火力全开,连着参与了苹果好几项重要产品的开发,混得风生水起。就这样他也不闲着,抽空还黑进了公司的内线电话系统,伪装成当时的苹果 CEO John Sculley,“指示”公司给自己所在的那一组“发奖金”...

Again???

这事不得了了啊,换做其他人敢这么调戏公司,直接就得卷铺盖走人了。但是由于 Rubin 本人确实技术牛逼,道了个歉,交了封检查,这事儿也就算是过了。因为善于编程和做机器人,苹果的同事们还给 Robin 起了个外号,就叫 Android(结果没想到这名字后来成了苹果的对手)。

以 Rubin 这么任性的性格,长期在大公司打工,显然是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他先后加入了两家创业公司,带头做新产品;创业成绩不错,后一家公司还被微软收购了。

结果一不小心,他又干坏事儿了!

在微软工作期间,Rubin 做了个装有麦克风和摄像头的机器人,在办公室四处游荡和记录。结果有一天,控制机器人的电脑被黑客入侵了,公司资料差点外泄。气炸了的微软立刻封杀了这个机器人,Rubin 也选择了离开。

闲来无事,他又跑去创业了,还连着创办了两家公司,一家叫 Danger,另一家就是我们所熟知的 Android。

在 Danger 公司,Rubin 表示,要研发一个“价格合理、用户体验出色的端对端的无线网络解决方案”,颠覆整个手机行业,那就先从手机系统开始做起吧。结果,当时根本没有手机能够匹配这个先进的系统!于是,Rubin 他们研发了一款叫 Sidekick 全键盘滑盖手机,可以连 Wi-Fi 上网,还能给邮件中插入图片,关键是,还不贵!

Danger 与 T-mobile 一起推出的 Sidekick 手机

人家顺手研发的这个手机,一不小心就成了爆款!

有多火爆呢,当年的 it girls,Paris Hilton 和 Lindsay Lohan 都对 Sidekick Phone 爱不释手,这部手机还成为《穿普拉达的女王》中时尚主编们的“必备数码单品”。

Paris Hilton 拿着贴满水钻的 Sidekick 手机

果然是非常 exciting!

Danger 几乎要领先于全行业,眼看 Rubin 的颠覆之梦就要实现。然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董事会突然找了个理由,免去了 Rubin CEO 的职位。

于是,离开 Danger 后,不甘心的他只好安心研发 Android 系统。可是公司人少,开发难度大,连启动资金都是借来的,为了续命,Rubin 只好到处寻求买家。他绞尽脑汁想把当时的 Android 卖给三星,却被三星残忍拒绝。

无奈之下,据说Rubin 只好前往谷歌,和 Sergey Brin,Larry Page 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会,并在会上论述了 Android 的光明前景和自己在研发方面的决心与斗志;这才有了后来谷歌收购 Android,以及现在占据智能手机大半江山的 Android 系统的故事。(插一句,因为 iPhone 和 Android 手机的市场之争,乔帮主当年还指名道姓地骂过 Andy Rubin是个“抄袭我穿着、抄袭我产品设计的自大狂”。)

不过事情到这也并没有结束,如果他能在谷歌安安心心地呆着,那这故事又要提前结束了。果然又有了转折...

在谷歌十年, 眼看着 Android 的用户量越来越大,Rubin 却又任性地辞职了,继续着他的创业梦想。

他离开谷歌,租了一个大厂房,配备了先进的加工、打印设备,成立了投资基金,建立了一个叫做 Playground 的硬件孵化器,还招入了一批优秀的硬件创业团队在里面办公。

这办公室看起来也确实符合 Playground 这个名字

有一天, Rubin 看着干得正起劲的小伙伴们,又看了看孵化器里这些高大上的设施,心想:这么好的资源可不能浪费,干脆我也来做个什么好了——就从智能手机做起吧! 于是,Rubin 创办的第四家公司 Essential 就这么诞生了。

“不是我针对谁,市面上的其他手机,都是辣鸡”

说做手机就做呗,但是Andy Rubin 又任性了,非要在 Essential 的官网上嘲讽一下其他人。 他在网站上洋洋洒洒写了差不多三千字,就是为了阐述“为什么我要去做手机”。

三千字太长,我给你简单总结一下,其实就两点:

首先,他上来就给大伙赔罪,说他对不起大家啊!

这家伙脑子坏了吗?手机都还没开始造呢就现出来认错了!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他在后面解释了原因,大概意思说现在的智能设备越来越多,但是人们可以选择的却越来越少。这是因为设备上有太多如同鸡肋的蠢功能了,甚至设备和配件间的互相不兼容也成了一种风气(难道是在影射苹果吗),而这一切混乱的始作俑者——是我 Andy Rubin 啊!我得检讨。

行吧,这种认错方式我也是服了...

接着他又解释道,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21世纪的人们正在用新的方式生活。然而,智能设备的制造商们,却依然用着老旧的套路去忽悠顾客:隔一段时间就推出一个价值不菲的新产品,人们受够了旧的用户体验和龟速的系统后,不得不花钱去升级设备;而真正有好设计和优质材料的产品,只能被极少数有优先权的人拥有——这一切被大公司引导出来的风气,都是不健康、不适合现代科技发展的。

好了,重点来了,他要宣布进军手机行业了。

Rubin 说,他要做一个全新的手机品牌,在这里,只做真正必要(Essential)的产品,只保留最必要的功能,让所有人都能使用到最优质的材料,享受最匠心的设计;闭环的生态系统早就过时了(又顺手黑了一把苹果),能随着使用自我进化的简单产品,才是符合未来趋势的。

他还傲娇地表示:在我看来,那些频繁迭代出新品的手机厂商,良心都被狗吃了!真正的好手机,是可以用很久的。而我,就在为人们制造这样的产品。

这跟老罗“能改变人类生活很让我享受”如出一辙啊...

冲着他这“简单、好设计、优质材料、还能自己进化”这几个要求,Essential Phone 还真的面世了。

这支命名为“真的很必要·PH-1”的手机,用了钛的边框包裹全面屏和陶瓷背板。

带有无线数据传输功能的磁吸连接器,可以让人们像搭积木一样,随意添加附件设备,例如上图中 Essential 开发的360度摄像头配件。

翻遍整个手机,连个logo都没放,真的好简洁

当然,Essential Phone 还采用了绝对纯净的零添加 Android 系统,手机无锁、支持所有运营商,拒绝捆绑销售,只卖699美金,看起来简直是太棒了。

梦想美好,可现实不平坦啊

这么极致又优秀的手机,再蹭上“安卓之父”这个大 IP,想必一定火爆得不要不要的!

然而,虽然是科技界的教父、创业界的网红, Rubin 造手机的路并不比“砸锅卖铁造手机”的老罗来得顺。

Essential 早在5月就宣布了手机发售,却接连遭遇跳票,一直到七月底都没能按照约定的日期发售。更糟的是,包括营销副总裁 Brian Wallace 在内的几位高管,诡异地接二连三离职,这手机还能卖吗!?加上手机用材特殊,组装难度非常高,Essential 几次发出的正式发售信息,都打了水漂。

发不出货,怎么办? 再任性的Rubin也没办法, 只好道歉,安慰等得上火了的用户。

(大家稍安勿躁,虽然迟了点,但是我们手机一定会发货的)

一连拖了好几个月,到了8月底,Essential 终于通知第一批预定用户:“你们马上就能拿到手机啦,快来核对一下地址和身份信息,等着新手机被快递送上门吧!”

然而,一名稀里糊涂的销售人员,错将预定用户们发来的个人信息,以群发邮件的方式发给了一批人。结果就是,许多用户向 Essential 投诉,说收到了钓鱼邮件,似乎有人想借 Essential 的名义,窃取用户信息,然而,却是 Essential 自己搞砸了。

整出这么多幺蛾子,怎么办? Rubin 只好再次道歉,为涉及到的人们提供身份保护服务,安抚安抚受伤的用户。

Andy Rubin 的道歉信

千呼万唤,终于等到手机全面发售,整个团队都在翘首以待 Essential 的手机火遍大江南北。可是卖了一个多月,Essential 手机在合作方只卖出了5000台……

亏了血本了啊...说好的颠覆手机市场的呢?

这么惨淡的销量,不仅没什么销售额进账,Essential 的公司估值也因此一路下滑。于是,刚刚上市的、要挑战业内所有智能手机的 Essential Phone,只好自降身价,全面降价到499美金,在苹果和三星接连发售新品轰炸市场的同时,力求一线生机。

The Verge 对于 Essential Phone 降价的评论:499算才是正常价格好吧!

Rubin 要头疼的还不止卖不出去手机这一件事。Essential 还惹上了许多官司,有告商标倾权的,也有告技术倾权的。这下子,短期之内,想要不亏本是不可能了,公司还能不能运营下去都是个问题,更不要说后面将要发布的家庭智能语音助手了。

Essential 真的能颠覆全行业吗?

作为一名大神级别的人物,拥有超高的技术水平和绝顶聪明的脑袋,Andy Rubin 却总是在做出了成绩的时候,毅然退出,跑去其他战线从头开始,对于他的舍得和折腾能力,我也是真·服。

但是,Essential 真的能像  Rubin 所说的那样,成为打破当今巨头割据下的智能手机市场的那匹黑马吗?可能得画个问号。

其实,纵观他以往的经历,可以看出,与企业家不同,Andy Rubin 的角色,更像是个发明家。作为发明家的他,追求的是把科技发明变成可以用于市场的产品。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初 Danger 的董事会免除了他的 CEO 一职——即使想法再好,产品再出色,但是失败的策略还是会拖垮一切。

当然,Essential 刚刚问世,现在做一切结论都为时过早。毕竟,如今收获了不少褒奖和鼓励的老罗,在2016年也曾经非常痛苦。

希望更多的老罗们都可以找到好的方式,把最为用户着想产品推向市场,让工匠精神重新被人们重视。我也相信,就算 Andy Rubin 无法做出成功的 Essential, 他的下一个、下下个产品,都会成为打破现代科技格局的利器。

别的不说,平行比比智能手机行业的后起之秀们,Andy Rubin 至少比老罗更懂技术,英文水平远超雷军,水平摆在那里,希望还是有的!

说了这么多,所以双十一败家的你,到底买了哪一台手机?

想和探长聊一聊?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svinsight

推荐阅读

卫哲|王刚|姚劲波

胡海泉|朱啸虎

区块链报告|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斯坦福校长

王者荣耀|返老还童

关键词: iphone叫板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

友情链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