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03日 28.7°C-34.1°C
澳元 : 人民币=4.77
布里斯班

不惧熊市,Citadel狂赚160亿美元创纪录,成“全球对冲基金新王”(组图)

9天前 来源: 华尔街见闻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凭借去年的傲人收益,肯·格里芬麾下的城堡投资(Citadel)登顶对冲基金最赚钱榜单,加冕“全球对冲基金新王”。

据罗斯柴尔德家族旗下FOF机构 LCH Investments 测算,扣除巨额管理费用后,2022年排名前20的对冲基金公司总共创造了224亿美元的收益,其中, 位列第一的 Citadel 去年为客户净赚超160亿美元,刷新了“华尔街空神”约翰·鲍尔森在2007年经典的“大空头”一役中156亿美元纪录,成为历史最佳。

整体来看, 管理规模达到540亿美元的 Citadel 去年总交易利润约为280亿美元,旗下旗舰基金收益率达到38.1%。知情人士称,该公司在其五项核心策略中的每一项都盈利,其中还包括固定收益和宏观、量化和信贷。

2022年,公司向投资者收取了近120亿美元的管理费和投资业绩分成。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近五分之一的投资者正是自家员工。

LCH 在报告中还提及, 桥水基金2022年的收益约为62亿美元,退居次席;量化传奇DE Shaw和Millennium、索罗斯基金位居其后。 但在行业巨头之外,却是另一番景象。

据LCH测算,去年对冲基金整体亏损2080亿美元。另据投资公司Preqin的数据统计, 2022年对冲基金整体回报率为-6.5%,创造了2008年(-13%)以来的最大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大名鼎鼎的“小虎队”(tiger cubs)在2022年集体“折戟”。其中,最为出名的Tiger Global更是在创下对冲基金史上最大亏损后直接掉出了榜单。

图片

对冲基金“新王当立”

在登顶对冲基金最赚钱榜单的同时,Citadel也将全球累计回报最高对冲基金大奖收入囊中。据LCH测算,成立于1975年的桥水基金总共给投资者带来近580亿美元的净收益,而1990年成立的城堡投资带来的净回报已经超越了前者,达到了659亿美元。

自古英雄出少年,有着对冲基金界“神奇小子”美誉的Ken Griffin的交易天赋在哈佛大学就读时就显山露水了。

早在1987年,这位当时19岁的哈佛大二学生便开始在宿舍用传真机、个人电脑、电话和借来的20几万美元进入投资领域。1990年,Griffin创建Citadel的前身,以自己开发的软件程序进行可转债交易,初始资金第一年回报率即高达70%。

时至今日,采用平台化运作模式,不依赖单一基金经理的Citadel已成为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多策略对冲基金之一。

在瑞·达利欧(桥水)退居二线、戴维·埃利奥特·肖(D·E肖)、伊斯雷尔·英格兰德(千禧年)、保罗·辛格(埃里奥特)等对冲基金的创始人均年逾古稀的背景下,Citadel的创始人Ken Griffin似乎大有接棒之势。

值得一提的是,LCH 统计的160亿美元创纪录数据还不包括 Griffin 的 Citadel 大名鼎鼎的证券做市业务。

2002年,Citadel推出其做市部门,以捕捉自动交易的增长机会,这个部门后来从Citadel业务中分拆出来,成为Citadel Securities,世界上最大的电子证券做市商之一,在美国散户中的地位几乎无可撼动。

该公司称,美国散户约四成的股票交易是在该公司完成的,此外该公司还为超过1600家机构客户提供服务,其中包括主权财富基金、资管公司、银行、对冲基金、养老金计划和一些经济体的央行。

华尔街见闻提及,独立运营的Citadel证券在市场大幅波动之际,实现75亿美元的收入,高于2021年创下的70亿美元的前纪录,同比增幅达到7.1%。值得一提的是,Citadel证券已经连续12个季度的净交易收入超过10亿美元。

图片

老虎全球大败局

榜单中值得注意的是,查尔斯·佩森·科尔曼三世(简称:科尔曼)所管理的老虎环球基金。

在经历了2020年排名下滑至14位、2021年排名下滑至16名之后,老虎环球基金的姓名已经在2022年这份前20名的榜单中 消失。

2022年全年,科尔曼在其主要对冲基金、多头和交叉投资工具上累计亏损了180亿美元。

图片

孤松资本跌落

另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史蒂夫曼德尔的Lone Pine(孤松)对冲基金,它的创始人也来自曾经的老虎基金。

2020年时Lone Pine曾经一路超越DE Shaw、Millennium、Elliott和Baupost等多家对冲公司,并将今年冠军Citadel挤到了第四位。

而在此之后的Lone Pine似乎被Ken Griffin施了法,开始一路亏损,并最终于2022年亏损了约109亿美元,总资产规模则缩水至150亿美元,不到其2年前资产规模的一半,排名则跌至了11名。

2022年8月,彭博的一篇文章表明,Lone Pine的投资策略和其他的“小虎队”非常相像——他们只是大量买入成长型股票,成为了拥有对冲基金结构的“ARKK”(木头姐的基金)。

图片

“小虎队”集体失利

无论是“老虎环球”还是“孤松”,都师承曾经的老虎基金,并被市场称为“小虎队”(Tiger cubs)。

而2022年“小虎队”的集体失败比Citadel登顶更让人震惊。

其中,Andreas Halvorsen 的维京基金损失了2.5%,但这意味着30亿美元的亏损;John Armitage的埃格顿资本则损失了41亿美元。

在前20名之外,情况同样不容乐观。Philippe Lafont 的 Coatue下跌 19%,Lee Ainslie的Maverick Capital 下跌 23%。

据金融时报计算,著名的“小虎队”在2022年合计损失了大约600亿美元,构成了2022年全球对冲基金行业2080亿美元的总亏损的四分之一以上。

这似乎证明,这批具有相似的历史背景、相似的投资风格以及相似的投资组合的基金们,遇到了空前的困境。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email protected] 商业合作: [email protected]网站地图

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华人找房 到家 今日支付Umall今日优选